第二百章 番外,慕迟影的幸福生…

h市某豪华别墅里,花团锦簇,游泳池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粼粼波光,游泳池旁边有一把红色的遮阳伞,伞下懒椅上躺着长发女子,身上盖着白色的浴巾,将肌肤衬得如玉般白皙。

游泳池里慕迟影正如鱼儿般在水里游来游去,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打在他脸上很舒服,他闭上眼睛,感受着难得的温暖,感觉眼前的一切有些虚幻不真实。

他从未想过,自己这个孤魂野鬼还能如正常人般拥有幸福,有爱着他的妻子,还有…。…

想到这,漂浮在水面的他侧头看向坐在游泳池旁边的长发女子,此人正是他的爱妻杨暮雪,她此刻虽然平躺,但掩饰不住小腹上的凸起。

慕迟影的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现在的他真的很幸福。

慕迟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翻了个水花,朝着杨暮雪所在的位置游去,趴在游泳池旁,他撩起水朝杨暮雪的脚腕泼去,杨暮雪被突如其来的水滴给吓到,还以为是下雨了,下意识的抬头望天,天空白云朵朵,哪来的雨?

杨暮雪坐直身子,已有身孕的她有些发福,脸蛋肉嘟嘟的,眉宇之间多了一抹幸福女人才有的娇媚,眼眸流转,多了一丝恼意,摸着肚子抱怨道:“你这样子,吓坏我肚子里的宝宝了!”

慕迟影翻身跳上岸,取过搁在一旁的白色浴巾将整个人包住,在杨暮雪面前蹲下,摸着杨暮雪微微隆起的腹部,歉意满满的说:“宝宝对不起啊,爹爹不是故意要吓你的,谁知道你娘亲那么不经吓”

杨暮雪满头黑线,她哪有很不惊吓的样子,她可是见过不少的鬼!

慕迟影对着杨暮雪的肚子真诚的道歉完,才扬起头看向杨暮雪,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饿了吗?想吃什么?”

最近杨暮雪口味好清淡,慕迟影便去报了厨艺班,要亲自担任杨暮雪的营养师,为她做各色点心。

杨暮雪想了想说:“想吃松仁蛋糕。”

慕迟影做了一个ok的手势,一阵风似的刮了出去。

杨暮雪则是伸了个懒腰,翻个身继续睡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人推了推,耳边传来慕迟影的轻唤,“暮雪快醒醒,好吃的松仁蛋糕来了。”

杨暮雪挥挥手,喃喃道:“好困啊,别吵,等我睡醒了在说。”

慕迟影一脸委屈的抱着蛋糕,低头看着睡得正酣的杨暮雪叹气,再叹气,他被冷落了

半个小时后,慕迟影再次耐心的推推杨暮雪的胳膊,“暮雪,快起来吃蛋糕了,再不吃的话,我可要全吃了”

回应慕迟影的是杨暮雪有些迷糊的嗯声,慕迟影拿起蛋糕上的叉子,很是不快的叉起一口蛋糕放进嘴里

两个小时后,杨暮雪坐起身,推了推身边睡熟的慕迟影,“老公,我的蛋糕呢?我饿了。”

慕迟影翻了个身抱住杨暮雪的肚子,迷迷糊糊的说:“哦,刚刚太阳太烈了,我担心蛋糕会融化,所以就吃到肚子里保鲜了。”

杨暮雪无语的风中凌乱。

某天晚上,杨暮雪摸着四个月大的肚子,问坐在身边拿着遥控器换电视台的慕迟影,“老公,你说宝宝出生后,会长得像你多一些,还是像我多一些呢?”

慕迟影放下遥控板很认真的想了想,将杨暮雪搂在怀里说:“如果是个男孩当然像我多一些,如果是个女孩当然会像你多一些。”

杨暮雪满头黑线,将孕育知识书丢在慕迟影怀里,“明天是产检了,你要早点叫我起床。”

慕迟影点点头,在杨暮雪的额头落下一吻,“知道了,现在关灯睡觉,明天才能早起。”

杨暮雪很听话的闭上眼睛,慕迟影抬手去关灯,两人相拥而眠。

一个小时后,杨暮雪推了推打着呼睡的正酣的慕迟影,“老公,我肚子里的宝宝说,它想要吃螃蟹炒年糕。”

慕迟影缓缓睁开睡意惺忪的眸子,虽然现在是入秋螃蟹有很多,可现在都凌晨一点多了,他要去哪里找螃蟹给他亲爱的老婆炒年糕吃呢?

慕迟影翻身抱住杨暮的后背,拍着她的后背哄道:“暮雪,你现在就站在路边的一家小炒店门口,哪里有个玻璃柜子,里面摆着好多螃蟹,一个穿着厨师服的男人站在柜子前,拿起一只打螃蟹称了称,放着你的面开始洗蟹,煮蟹”

杨暮雪抽了抽嘴角,“老公,我没办法做到望梅止渴,肚子好饿呢。”

听着杨暮雪委委屈屈的话语,慕迟影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到冰箱里找出食材给杨暮雪下了碗面条。

杨暮雪虽然有些失望吃不到螃蟹炒年糕,但看在慕迟影如此有心为她做夜宵的份上,一口气吃光碗里所有的面条。

第二天,慕迟影在三个闹钟的摧残下迷迷糊糊的起床刷牙,又帮睡得天昏地暗的杨暮雪穿好衣服,抱着她上车开往医院。

将车在医院门口的停车位停好,慕迟影下车去一旁的早餐店买了热牛奶回车里,这才推醒杨暮雪,“起床了懒猪,快喝点牛奶提提神,免得待会做检查没什么力气。”

杨暮雪缓缓睁开双眼,此时阳光正好从窗户打了进来,打在慕迟影的俊脸上,镀上一层温暖的色彩。

杨暮雪环住慕迟影的脖子,在他的红唇上轻啄了一口道:“早安,感谢阳光与你同在。”

慕迟影将牛奶递到杨暮雪嘴边,看着她喝完,这才搀扶她下车,“小心前面的台阶。”

杨暮雪眼里一阵温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老公你真好。”说着搂住慕迟影的脖子,完全不顾周边人投来或打量或好奇的目光。

慕迟影拍着杨暮雪的后背,笑道:“傻丫头,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从产检出来,慕迟影带着杨暮进入附近的一家中餐厅吃饭,远远看到坐在窗台边冲他们挥手的林筱与陈明峰。

慕迟影与杨暮雪相视一笑,缓步朝两人的坐位而去,在一旁的空椅子上坐下,林筱打量发福的杨暮雪,笑道:“真是好巧,慕迟影今天请我们吃饭吧,要不是我,你怎么可能抱得美人归。”视线瞟了一眼坐在身边木讷的陈明峰。

慕迟影抽了抽嘴角,他与杨暮雪能修成正果跟林筱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充其量,林筱与杨暮雪同居过,帮他照顾杨暮雪一段时间。

林筱拉起杨暮雪的手,“好看啊,一起我们还一起开开心心上学,转眼毕业,大家都各奔东西,你都怀孕四个月了。”

杨暮雪轻笑,“是啊,时光过得快,你现在都在忙什么呢?”

林筱撇撇嘴道:“我现在就是个小白领,每天准时起床上班,下班。”

陈明峰夹起一片肉放进林筱碗里,“吃肉吧,多吃肉也就不觉得有多辛苦了。”

一句话,引来一片笑声,林筱很无语的夹起一片肉往嘴里塞。

慕迟影点的菜很快就上来,一张桌子被摆得满满的,慕迟影时而给杨暮雪夹菜,做足了好老公的架子,惹来林筱满满羡慕的眼神。

陈明峰转头看向一脸期盼的林筱,脑子一抽来了一句,“不如我们凑一对,怎么样?”

林筱叉着的肉丸瞬间滚落在桌子上,林筱眨眨眼,好半天才说:“你刚刚说了什么?!”

杨暮雪与慕迟影对视一眼,悄无声息的离开,将一桌子的浪漫气氛还给陈明峰。

买过单后,杨暮雪挽着慕迟影的胳膊走出餐厅,漫步在人行道上,此刻阳光懒懒的从头顶打下来,将两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杨暮雪转头回望一眼二楼橱窗对坐的陈明峰与林筱,笑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两个人挺般配的。”

慕迟影笑道:“暮雪,你以前有没有发现我们很般配呢?”

杨暮雪将视线收回看向慕迟影,对上蓝色的双眸,心绪瞬间纷乱,好半天才说,“老公,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我五岁那年向我求婚?”

慕迟影将杨暮雪搂在怀里,低头吻上她的额头,笑道:“因为我认定,你就是我此生的牵绊。”

三年后,一辆华丽的轿车听在某幼儿园的校门口,轿车副驾驶座上,一个粉雕玉琢身穿笔挺校服的,小男孩死死地抱着驾驶座上男人的胳膊,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表情有些忧怨,好似被人抛弃了般。

驾驶座上的男人满头黑线,深呼吸一口气,对着小男孩微笑道:“乖,学校到了,快下车。”

小男孩嘟着嘴,“爹爹,我不要去学校,我要跟你在一起。”

男人脾气一上来,怒道:“适可而止,不许赖皮,立即下车!”

小男孩将小嘴撅得高高的,“爹爹,你不可以这样的,像我长得这么可爱,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美男子,被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要是被他们给欺负了怎么办?爹爹,你都不心疼我!”

他继续拉着男人的胳膊继续撒娇,卖力讨好。他都还没有玩够,就被狠心的爹爹送到这里来上学,他已经熟读四书五经,大字小字都认得,在这里完全是浪费青春浪费时间。

男人很无语,低头冷冷的看着揪着自己不放的儿子,他正是大名鼎鼎的江皓宸,他现在后悔了,早知道这小子如此难缠,就应该让亲爱的老婆来搞定。

慕迟影长叹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递给小男孩,笑道:“小慕,如果你乖乖听话,爹爹下班后就带你去动物园看大熊猫怎么样。”

小男孩转头,一副威武不能屈的高姿态,一根棒棒糖就想要打发他,“动物园里的熊猫,上次林筱阿姨就带我去看过,一点也没什么稀奇的。”

慕迟影嘴角抽了抽,继续说道:“让你去上学是你妈的意思,你如果有意见,可以找她沟通一下。”说着很大方的将手机拿出来递到他面前,示意他可以打电话找杨暮雪沟通。

找妈沟通!小慕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低着头叹气。

他最怕他妈了,因为每次跟他妈沟通,杨暮雪总是长篇大论,即使自己口才再好也,比不起他妈那张巧嘴,她总是说她含辛茹苦,怀胎10月才把他生下来,结果出来这么个小子,还不听她的话,惹她生气。

小影耷拉着脑袋,嘟着嘴,缓缓地解开安全带,背起书包打开车门跳下车,转头还不忘飞车里的慕迟影道:“爹爹,明天不仅要带我去动物园看大熊猫,做为补偿,你要给我一百块零花钱。”

他爹爹真是笨死了,都不知道从物质上满足他,他这个便宜爹爹可是五年没有疼他这个小宝贝,应该对他很愧疚,每天给他双倍的零花钱才对!

慕迟影嘴角一抽,不置可否的对他挥挥手,发动车子掉头离开。

小影这才转身屁颠屁颠的朝幼儿园大门口走去,那里早就站着值班老师,他可是在这里吹了十分钟的凉风,这对父子终于恋恋不舍的道别好。

小影过来,那走路的样子非常的小大人,抬头仰望着他,笑道:“老师好,让你就等了,都怪我爹爹舍不得我这个儿子,所以在这里跟我说了好一会儿话。”

值班老师点点头,“你是慕小影?”

小影点点头,眨眨眼,“对,我叫慕小影,老师,你的后面趴着一只鬼呢!”说完转身朝教室跑去,留下值班老师一个人风中凌乱,现在的孩子,太调皮了,还拿鬼吓唬人。
第二百章 番外,慕迟影的幸福生…
天煞孤星:男鬼缠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