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番外

宽阔的街道上挤满了外出采办年货的百姓,各种吃食的小贩也都纷纷在街角占据一方位子,吆喝声加上食物的香气吸引着来往的路人。?女?sheng??网?

“元缙,元缙!这里有馄饨,看起来蛮好吃的。”

元缙叹口气,拉住浮生的后衣领,“还吃,你这一路吃了多少东西了。”

浮生挣开元缙的手,不满地理理衣服,伸手一指元缙。

“好啊,把我骗到手了就飘了是不是,我吃点东西怎么了!”

元缙看着已经被吃食蒙蔽双眼的浮生,叹口气,揽住浮生的肩膀,细声软语地劝导,“你今日吃的太杂了,再吃下去又该难受了。中州的新年也不是一天两天就结束了,明日再出来也是一样的。”

浮生这才不满地哼哼两声,被元缙揽着往客栈走。

“慢着!”

身后响起一声大喝,浮生转过身,看着眼前不到自己胸口的小老头。元缙皱皱眉,将浮生拦在身后,“不知您有何事?”

浮生从元缙身后探出脑袋,略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老者。

白须灰发的老者眯着眼睛,手里捻着个铃铛,嘴里喃喃地念叨着什么。浮生疑惑地歪歪头,对方突然暴起,手中的铃铛大力地一摇,黄符拍向浮生。

“妖孽!速速现出原形!”

元缙自然不会让那黄符近身,连手都没抬,那黄符就灰飞烟灭了。

那老者惊恐地瞪大眼睛,往后急退两步,又抓出一把黄符丢过去。这次不用元缙出手,浮生微微吹了口气,黄符就都飘回老者身上了。

老者气得身子发抖,大喝一声,执着一柄铜钱剑向浮生刺来,可惜剑尖刚到半途,老者就被人拦腰保住了。

“爷爷哟!我们回去吧!大过年的,您就消停会儿吧!”

老者被青年保住,却依旧不甘心,死命往前挣,口中大喊:“妖孽!他是妖孽!”

一旁的摊主看不下去了,也来拉住老者,“老爷子,您看清楚了,这哪是妖啊!”

不远处的巷子里又跑出一个壮年大汉,向着浮生道歉,“对不住,老爷子脑子糊涂,平日里总这样,给二位添麻烦了。”

老者看着儿子给妖孽道歉,更加生气,“糊涂!你们才糊涂!”

浮生上前两步,抱胸问老者道:“既然你说我是妖孽,那我是什么妖啊?”

“狐狸精!吸人精气的狐狸精!”老者冲浮生喊完,又转头看向元缙,大声叫道:“莫被这妖孽迷惑,他是要吸你精气啊!”

元缙忍不住笑了出来,被浮生瞪了一眼,才假装咳嗽两声,收回自己幸灾乐祸的表情。

老者见众人不信,更加生气地挥舞着手里的铜钱剑,浮生向前半步,故意撞在剑上,浮夸地向后倒去,还不忘给自己配音。

“啊!我死了!”

这下老者的家人连带着老者都有些惊讶,这这是碰瓷?

元缙快步上前接住浮生向后仰的身子,面无表情与先前抱住老者的青年对视一眼。那人瞬间明白过来,扶住老者喜笑颜开道:“爷爷,妖精被你杀死了,我们回家吧,回家过年吧!”

几个人一听这话也都反应过来,簇拥着老者往回走,老人高兴地哼了一声,“这下信了吧!我可是斩妖除魔的一把手!”

“是是是。”

等到老者转过街角,浮生才从元缙怀里站起来,推了元缙一把,“还没抱够?撒手!”

元缙笑着放开浮生,“怎么想起来这么玩?”

浮生撇撇嘴,继续和元缙往客栈走,“过年嘛,你看那老人气成那样,我要是不安抚一下,他过年该不舒坦了。”

元缙低笑两声,凑到浮生耳边说了句话,果不其然被瞪了一眼。

浮生快走两步,将元缙甩在身后,被人群一挤就看不见了。浮生这才摸摸发烫的耳朵,傲娇地抬起自己的小头颅,身后的狐狸尾巴一甩一甩的。
第57章番外
宗主不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