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阳光正好,适…

“你说特大毒案的头目,是我爸?”成千?听到这话的那一刻,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结果乍一听上去让人觉得意外,可仔细想想,好像又在情理之中。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很好奇母亲当年到底是怎么沾染上毒品的,他从大学毕业开始查了那么久,就是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当年他妈妈身边交往的人背景都还算简单,没有什么可能跟毒品相关的人,但他妈妈确实是因为吸食毒品过量而死掉的。尽管他很想她,可他直至今日还是能够想起她在毒瘾发作时歇斯底里,痛哭流涕的样子。

她明明长得那么美,却被毒品害得人不人,鬼不鬼。

他也在少年时问过成东海,到底母亲当年为什么会吸毒?

可是成东海的回答却模棱两可,“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要沾那种东西?反正你记住,我是这辈子都不会去吸毒的,你也不许。要是敢让我知道你碰了毒品,我第一个把你送到戒毒所去。”

当时他听了这话,还以为成东海也是什么正义的人,也以为成东海真的因为母亲的过世而开始加倍痛恨毒品。

可是现在他明白了,任何一个贩毒的头目都是不会吸毒的,可恰恰是这样的毒贩子,害得越来越多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没有什么人会比他们这种人更可恨了,就算他们有父子血缘又如何?他还是恨不得将他五马分尸,让他去给那些因为他而沾染上毒品的人偿命。

想到这儿,成千?的眼眶突然红了。

他很少哭,因为从小就记得“男儿有泪不轻弹”。

可是对于毒品这件事情,他的情绪从来无法平静。

据他所知,这辈子只要人沾上毒品,一辈子都戒不掉。

即使有人花费了好大的力气在嘴上把毒品给戒掉了,心里也会惦念着,永远放不下。

可是吸毒了会如何呢?

精神错乱,心悸昏迷这是自身的伤害。

还有为了购买毒品打砸偷抢,不顾一切这是对家人的伤害。

知道什么叫六亲不认吗?毒发以后,即使是你的父母妻儿站在面前,你也根本认不得他们是谁。

这件事情上,没有侥幸,没有万一!谁也逃不掉的,无论男女老少,毒品的侵害从来不挑人。

“队长,我能求你件事儿吗?”当他想到这儿,那只没有拿着手机的手突然握成了拳头。

“嗯,你说,这些年来你对队里的付出我都知道,只要是我能帮你的,我都会帮的。”队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样说道。

现在的结果,谁都不想的。

“一定要想办法让法院重判,别无期,否则依照成东海的本事,肯定能减刑出来的。他害死了这么多人,他该死。”

成千?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字一顿,他有多恨,就有多难过。

他从小跟成东海就谈不上有多亲,可是一想到他从今以后就再也没有父亲了,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都没有了,心里就也酸溜溜的。

“千?,我替缉毒警察和广大受害家庭谢谢你的理解。但是有件事情,我还得跟你提前说一声,一会儿当着大伙的面儿,我也不好再提这个。你父亲名下的所有资产都被收了,可能对你的影响也会很大吧。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主,都是规定,对不起了。”

成千?听见这话,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了不得的,本来成东海的钱大多不是正道来的,被收了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这一次,他真的要破产了,没钱再给可可好的生活了。

他好些日子没找她了,他也听说了可可最近一直跟萧轩逸住在一起,所以他忍了又忍,最终选择了不打扰。

之前的这段日子,他一直在等可可回来找他,他甚至想要把前段时间刚刚知道的真相告诉可可,让她放下过去的那段往事,离开萧轩逸。

可是他又不敢,他真的很害怕可可要是知道当年萧轩逸其实并没有谋害过她,而在她昏迷在医院里的那些年萧轩逸又一直在找她,她就会心软,会回头。

其实,他做过一件不该做的事,就是他曾经在可可去韩国整容住院的那段时间里,一直在找专业的心理专家催眠可可,让她尽可能的忘记过去记忆里对萧轩逸的情感,这样当她再次出现在萧轩逸面前,她对萧轩逸的感情,就不会再有爱了。

“成先生,这种催眠只是心理暗示,并不能保证结果。如果方小姐内心中对萧轩逸的感情超过了恨,那这种心理暗示也就不存在了。”

当时心理医生跟他说过这样的话,他也没往心里去。

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压根就没有爱上方可可,他只是知道萧夫人跟毒贩有往来,她的情夫也是毒贩,而那个时候萧家老爷子又心脏病突发身亡,他就怀疑萧轩逸是跟萧夫人勾结参与了贩毒,所以希望方可可能够接近萧轩逸,帮她查查萧轩逸身边的人以及他的经济来源。

可是当他跟可可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后,他也没想到他会真的爱上方可可。

可可曾经质问他是不是在把她当做是柔柔的替身?他承认,他的确在要求医生给她整容的时候,拿出了柔柔当年的照片。

因为柔柔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他真的有私心想要再看一眼柔柔的样子。

可是当可可脸上的纱布摘下去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在把可可当做是谁的替身了,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她就是她,不会成为任何人。

她的眼神倔强得超过了她已经更改的容貌,他甚至想,萧轩逸直至今日还没有认出方可可,无非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萧轩逸爱可可实在是爱的太深了,以至于“当局者迷”,他不敢相信她一直就在身边。

可是,这么多天了,可可始终没有找过他,甚至没有去Ella那儿问问他到底在干什么,就说明她的心里,还是爱萧轩逸的吧?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融洽又和谐,而他现在又破产了,他的父亲还是特大毒案的贩毒头目,他还有什么资格出现在方可可的生命里?

能够拥有过她,遇见过她,甚至是在当年帮了她一把,现在想想,他已经觉得很开心了。

往后他的记忆里能有过这样一段回忆,也是好的。

这是第一次,他竟然希望萧轩逸能够真心待可可好,能够替他好好照顾她。

临出门前,他把Ella找了过来,跟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又给了她一张有十万块钱的银行卡,做为感激和补偿。

“公司应该会有新的股东收购,到时候东家就易主了,我也没资格继续留在这儿了。你要是愿意跟着新的老板干,就留下,你要是不愿意,就另谋出路吧,跟了我这么久却落得这么个结局,也算是我对不起你。”

成千?以前是个那么骄傲,从不会对人道歉的人。

可是现在,他却把“对不起”挂在了嘴边上。

“成总,我会等您的,事情变成今天这样您又没做错什么。依照您的能力,东山再起太容易了,等您再开公司,我第一个过去。”Ella对于成千?,是真的忠心耿耿。

“你的心思我懂,可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再东山再起了。我想要离开一段时间,放下一点事情。最后,我还得拜托你件事儿,帮我订一张后天去斐济的机票,等我走以后,去告诉方可可我在缉毒大队卧底的事情,就说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再把这个文件夹里的东西交给她。”

“方可可?”对于这个名字,Ella有一瞬间的陌生。

“哦,就是子羽啊。方子羽是我给她取的名字,可这个名字应该只属于我对她的幻想吧。行了,我还有事要出去,这些事儿就交给你了。”

成千?是认真的,他认真的想要离开方可可了。

那些文件夹里装着的是他上个月终于调查出来的当年可可出事的证据,看了那些文字叙述以及监控录像截图,他相信可可会明白萧轩逸是无辜的。

他其实对可可也不是那么没信心的,他知道可可那段时间对他的感情也是真的,更知道可可即使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也还是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回头跟萧轩逸走到一起。

她会夹杂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左右为难,甚至会觉得一切的错误都源自于她的愚钝无知,她会不敢再跟任何人走到一起。

他不希望她不幸福。

他也不想成全了可可跟萧轩逸,可他知道可可要是真的跟自己在一起,那她这辈子心里都会揣着个心结,觉得是她辜负了萧轩逸,误解了萧轩逸。

那他们两个人的婚姻和感情,依旧不是完美如初的。

既然这样,他何必为难所有人?不过是他退一步,能够看到她开心,也是好的。

他也许会走出来呢?都这个岁数的人了,谁离开了谁都该是一样的吧?以前三十几年的人生中没有方可可,他活的很好;那么以后的余生中,没有她,他应该也可以活下去吧?

爱一个人不容易啊,他攒了这么多年的坚强忽然出了软肋,心里的铠甲,全丢了。

都说斐济的景色很好,他以前一直也没有时间去,这次倒是真的能够给自己放个假了。

他摘掉了自己手指上的那枚戒指,走下楼的时候,一咬牙将它扔进了垃圾桶里。

有些事情,他不能给自己留退路。

这些他给她的活路,也是给自己的活路。

“羽儿,再见。”

“再也不见。”

他轻轻在心里这样念着,开车赶往了缉毒大队,像是去终结自己的前半生。



两天后,B市第二人民医院病房内,可可坐在病床旁垂着脑袋,马上就要睡着了。

她已经在这儿几乎不眠不休的守了萧轩逸整整两天了,虽然晚上萧承楚也会来替她,可是她就是睡不着,生怕她眼睛一闭上,醒来萧轩逸就会不在了。

萧轩逸被枪击中以后,虽然子弹取了出来,可据说那颗子弹上全是细菌,他的伤口感染溃烂,不是什么小事情。

两天了,他一直高烧不退,抗生素,消炎药都在用着,可似乎也没什么退烧的迹象。

再这样下去,只怕脑子都要烧坏了。

可能恰恰是因为这两天的相处,可可越来越发觉自己根本舍不得萧轩逸出事,仇恨的事情,也要等他醒了才能问清楚啊。

要是他再也醒不过来了,她心里固守了这么久的仇恨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吓了她一跳。

可可担心接电话会吵到萧轩逸,于是赶忙揉了揉眼睛,站起身走出病房,这才敢把电话接起来。

“Ella,找我有事吗?”可可在电话里询问Ella道。

“方小姐,您现在方便跟我见一面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

其实Ella本身存了个私心,她给成千?订的机票是下午五点飞香港转斐济的,如果可可看完了这些东西,想方设法的要找到成千?的下落,那她是会告诉可可的。

那个时候可可再去机场追成千?是完全来得及的。

从她的私心角度,是真的希望能够撮合成千?和方可可。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也挺不容易的,而且她能够看出来成千?是真的喜欢方可可。

“你能到二院来吗?萧轩逸最近一直在住院,我得照顾他,走不了太远。”

可可也不知道Ella到底要找她说什么事情,所以就这样问她道。

Ella答应了,可是她真的很不开心这个时候了可可还陪在萧轩逸身边。

最终,当可可等来了萧承楚替班,她便去医院楼下附近的奶茶店里跟Ella见了面。

见面以后,Ella按照成千?的要求,先把文件夹给了可可,让她看里面的内容。

可可一一翻阅之后,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她找了那么久的真相竟然全都写在这个文件夹里。

除了萧轩逸已知的那些故事,还有一些是萧轩逸也未知的。

那就是当年上官虹是勾结了萧夫人一起完结了谋害她的事情,而萧轩逸之所以会一直认为她已经死了,都是萧夫人在演的戏。

上官虹当年的出现也不是什么巧合,甚至她误以为上官虹跟萧轩逸交往,都是假的。

萧夫人始终在密谋这件事情,还偷了她的那条裙子给了上官虹。

西北的出现也不是什么偶然,她从一开始就认识萧夫人。

她是被莫渊一家抱养的孩子,而当初就是萧夫人联系人把她送给莫家的,因为莫家一直想要一个女儿。

莫西北始终觉得她欠了萧夫人一个人情,让她终于又有了家,所以她主动结交可可,掏心掏肺,带她去敬老院见上官虹的爷爷,都不是巧合。

唯一的意外,可能就是她没想到上官虹会背叛她,伤害她,连自己的“队友”都卖吧?

而那个被众人一直寻找千百遍的上官虹,其实根本没有离开B城,她用了跟可可一样的方式,重新整了一张脸,在彭安的人脉下,进了演艺圈,换了个名字和身份,摇身一变成了收视不错的新小花旦。

听起来,就跟个笑话一样。

可可放下那些文件,咬着嘴唇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认为最单纯的人原来从不单纯,她认为最残忍的人原来从不残忍。

那么做错了的,伤害人的,不依旧是她吗?

“帮我谢谢千?,我这段时间还是回不去,我得守着轩逸醒过来。”可可平静了一下,这样对Ella说道。

“您不会见到成先生了,他已经不在了”Ella犹豫着,还是听从成千?的吩咐,说出了这句话。

“你说什么?”

当Ella把半真半假的故事讲给了可可听,她便看到可可整个人如同虚脱一样靠在奶茶店的椅子上,失魂落魄。

她有点心疼可可,不知道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彼此伤害?

可可拼了命的咬紧嘴唇告诉自己不要哭,她就真的没有哭出来。

她觉得心里空了一块,呼吸都像是要花好大力气。

她守着一个人,却弄丢了另外一个,她觉得自己罪该万死。

其实她不想哭,只是很想睡一觉。

她觉得自己好累啊,当她终于得知了这些真相,却等来了成千?不在了的消息,她的内心还怎么能够释然得起来?

他竟然是到死的时候,都还惦念着她想要的真相吗?

好累,她睁不开眼睛了,她觉得闭上眼睛的时候,或许就能见到他了。

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世界,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被她误会和伤害了那么久的萧轩逸,所以她选择闭上眼睛,不去想这一切。

“方小姐,其实成先生并没有”就在Ella看着可可难受得不行的样子,想要开口告诉她真相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可可昏了过去。

她吓得要命,再也顾不上别的,赶忙喊人帮忙把可可送到医院去。

等到一切安顿好,Ella的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儿的。

看来这就是“有缘无分”吧?已经到了眼前的缘分,却硬生生的被错过了。

既然如此,她又能强求人家什么呢?



三个月后,可可站在萧家别墅的门口,犹豫着她到底要不要敲开这扇门。

那天昏迷只是因为太累了,加上有些贫血,就不省人事了,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神奇的就是,她昏过去之后,萧轩逸倒是醒了过来。

萧承楚看到了那个文件夹,也清楚了她就是方可可,所以在她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整个萧家的人都知道了她其实就是整了容“死而复生”的方可可,包括萧轩逸。

等她醒来之后,看起来最兴奋的人倒是萧承念,萧轩逸中枪手术的时候都没看见她着急赶过来,得知她是方可可后萧承念倒是抱着孩子跑来了,对她左拥右抱喜极而泣,这个架势倒是让她很不适应。

两年前,萧承念嫁给了一个还算跟萧家门当户对的电子集团董事长,现在儿子都一岁了。

“我以为你会跟孟乾之在一起的,毕竟当初你那么喜欢他。”这些事儿可可倒是都历历在目。

“不都过去了吗?他心里的那个人,也不是我啊。而且有些人,注定了只能藏在回忆里吧,日子要过的,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甘于服从现实啊。不过现在儿子都有了,我老公对我也不错,我也没什么可不满足的了。倒是可可你啊,经历了这么多,你可真的要跟我哥好好在一起,你们两个太不容易了。”

萧承念说到这儿,眼眶都红了。

“你可是真能瞒着,我都认出你了还死不承认!你说你狠心不要我也就罢了,怎么还能不要我哥呢?当初死了命护着他的是你,现在换了身份装陌生人的也是你。呵,我这要是不看到你这些秘密文件,你还真打算继续骗我们是吗?”萧承楚气得要命,可也舍不得真的跟方可可较真儿。

她能回来就已经很好了,他还能奢求什么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我有件事儿憋了这么多年都没问你呢。当初你突然出国,是不是因为去会所把人家小姑娘给睡了,出去躲事儿的?你知不知道就因为这件事,我这些年都没睡好觉,一直觉得我欠人家的?”终于能把肚子里的委屈说出来了,可可这话说完,都忍不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被家人拒绝在外的孩子,终于被认亲了。

“我要是说实话了你不许生气!那天晚上我被人下了药,我以为跟的人是你啊。我明明看到的是你,所以才会唉,反正都过去了,当初出国也是我妈安排的,时间过得这么快,物是人非,别提那些了。”

萧承楚说到这儿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了两声,去厕所点了根烟掩饰尴尬。

比起这些人,可可是最后一个见到萧轩逸的。

不对,更准确地说,是萧轩逸主动带着伤来找她的。

胳膊上缠着一堆绷带,胡子没刮,脸也没洗,他就那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方可可,你可真有出息。”

萧轩逸说这话的时候,嗓子都是哑的,听得人心里揪的慌。

“你要是真想要我的命,随时拿去,我他妈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你活的。但你别骗我,你别骗我背着自责去爱一个很像你的你!”

萧轩逸其实刚才在病房里知道真相的时候已经笑疯了,可是笑够了以后,他却特别想哭。

就像是劫后余生,大难不死。

他那个心中的挚爱与唯一,终于回来了。

不,不是回来,而是一直没有走,就在他身边。

他没骗她,要是他死就能换来她开心,那他死了又有何妨?

可可不敢去看萧轩逸的眼睛,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面对她。

于是她起身穿上鞋子落荒而逃,整个人奔跑时身子都是僵的。

后来萧承念在中间帮忙传话,一周之后,萧轩逸给了她三个月的期限。

他说,要是三个月后方可可还不回来找他,他就另娶他人,只当这辈子她在他心里已经死了。

方可可熬了又熬,认真想了三个月,在心里给成千?过了百天,就在三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她重新来到了萧家别墅。

这一次的心情,很复杂。

她去派出所把名字重新改成了方可可,也没有再刻意地穿着成性感诱惑的样子,她终于可以自在的活成自己,面对萧轩逸了。

这条路可真难走,可她还是走到这儿来了。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萧轩逸还愿不愿意要她?

她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并没有人回应。

她给萧轩逸和萧承楚打电话,都没人接。

难道他没有在家?

还是他反悔了,觉得他很失望,他要跟别人在一起了?

可可有些慌张,低头在密码上输入曾经的密码,发现门竟然开了。

还好,他还没有换密码。

可可拉开门走了进去,却突然听到“砰、砰”的声音,紧接着她的面前就全是四处散开的彩带与心形花纸。

屋子里被摆满了气球,满满一屋子的人都在。

萧轩逸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向她走来,萧承念弹着钢琴,带着孩子哼着《婚礼进行曲》的音调,一脸喜悦。

可可脑子发懵,呆呆地站在那儿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萧轩逸突然走到她面前,单膝跪地,手中高举钻戒道:“可可,从今以后,不论疾病健康,贫穷富有,我都愿意爱你,照顾你,尊重你,接纳你,永远对你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嫁给我吧。”

这是当年他们婚礼上的誓词,他背了很多次,可在看到可可的那一刻,他还是紧张到声音颤抖。

上一次结婚是迫于无奈,这一次求婚可是梦寐以求。

他终于有机会跟她在一起了。

可可慌得不行,这求婚太惊喜也太让她措手不及了。

“等一下,你是在跟我求婚吗?没有人知道我今天要来找你啊,如果我不来怎么办?还是你已经准备好了其他备选?”

她的脑子一乱,说话也开始不过大脑。

萧承楚在一旁看不下去,站出来说道:“方可可,你是猪脑子吗?你前九十一天都没来,今天再不出现,就不用来了。”

“啊?是这样的吗?”可可突然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她好不适应。

“可可,我还跪着呢,你介意先答应我吗?”

萧轩逸看着可可的表情,颇有一种看着自家傻媳妇的无奈。

“啊,你快起来吧,这话不该你对我说。”可可说着这话,一把拉起了萧轩逸,随后从自己的包里左翻右找,掏出了今天给萧轩逸准备的礼物。

是一块卡地亚的手表,她本来是打算给萧轩逸作为道歉礼物的,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下,可可单膝跪在萧轩逸面前,高举着手表对他道:“我亲爱的萧轩逸先生,从今以后,不论疾病健康,贫穷富有,我都愿意爱你,照顾你,尊重你,接纳你,永远对你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娶了我吧。”

“傻瓜,我当然愿意。”

萧轩逸抿唇一笑,一把拉起可可,将她搂在怀里,低头封住了她的嘴唇。

阳光正好,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是同一个,而她此刻恰好在他的怀中,难道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个更幸福的吗?

(全文终)
第四百一十八章:阳光正好,适…
若有深情,那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