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尘埃落定(终)

“小泽,吃饭了。”

苏暮晚的喊声,终结了艾瑞克的尴尬。

饭桌上,顾恬恬小朋友被安排坐在顾宇泽的旁边,苏暮晚将冲好的米糊递给顾宇泽,顾宇泽伸手接过,开始细心的喂顾恬恬,小家伙对于顾宇泽显得相当热情,张开小嘴巴一直很给面子的大口吃着。

“妹妹可爱吗?”

苏暮晚无意之中问了一句。

顾宇泽想也没想的回答:“当然可爱。”

“那你舍得离开她吗?”苏暮晚扫他一眼。

见问到了这个问题,顾宇泽的神色也有了难得一见的严肃与认真,闻言有些触动般,轻轻替顾恬恬擦拭掉脸上的米糊,动作之间皆是柔情。

他的眼里,看着顾恬恬时,自是充满了浓浓的不舍的。

“妈妈,我舍不得妹妹。”

顾宇泽终于开口。

“那就不要再提什么你长大了可以自己支配你的人生了这样的话,就好好在这儿待着,替我分担一下带带妹妹。”苏暮晚说得很随意,“毕竟不是谁都能有这么一个可爱迷人的妹妹,是不是?”

“但我更想要去接触二姑父跟我说的生活。”顾宇泽抿了抿唇,终是小心翼翼的说出了口。

苏暮晚当下就神色大变,似是无比震惊又压抑着悲切之情,愣了半晌才开口:“你还是要离开我们吗?想让我过那种一年就和你见上一面的生活?”

“妈妈,二姑父都详细和我说清楚了,我这并不是离开你们,你和爸爸可以带着妹妹一块儿去啊。”顾宇泽拧着好看的小眉头,“时代在进步,观念也在随之改变,爸爸从前就是属于组织里的人,他当然是最有权利去决定如今这个全新的组织,值不值得我待下去,我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我终究是要长大成人的,我不想成为你们的负担,爸爸放弃一切带着我们隐居在此,为的是想过平淡的生活,但这种平淡可以维系多久?没有人知道。”

最后这句话,是真的让苏暮晚有些触动。

这种看似宁静祥和的生活,能让他们享受多久,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而这些话从顾宇泽的嘴里说出来,就更让苏暮晚觉得心里难受,这是她心里隐约清楚却又抗拒去知道的一个症结。

“就像小泽说的,你和三少不放心就一块儿去,随时可以查到小泽的近况。”艾瑞克拍着胸脯保证:“假如小泽在那儿受丁点委屈,你把我的脑袋砍下来给你当凳子踢。”

顾炎初拧了拧眉头:“我老婆没有这种残忍的习惯,你的脑袋还是好好待在你脖子上吧。”

艾瑞克笑呵呵的表示:“我这不是为了让弟妹更清晰直观的能了解到我的诚意吗?”

说完,所有人的眼神都微妙的看向了苏暮晚。

就连顾恬恬都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看向了她。

“我知道,你们都在等着我点头是吗?”

苏暮晚垂眸,轻声开口,

“对于儿子,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亏欠了他,从他出生到他四岁,我都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职责好好照顾他,哪怕是抱抱他都没有”

顾炎初瞬间有些动容:“晚儿这都不是你的错,是我的原因才会让你们母子经过这么漫长的几年之后才相认,都是我的缘故。”

“所以,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将来长大之后,因为和他父亲同样的生长环境导致对于心爱的女人,没有办法跟她坦城一切,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的都将这些给扛下来。”苏暮晚看着顾宇泽,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妈妈。”顾宇泽绕过顾恬恬的餐椅,走到苏暮晚的身边,轻轻抱住她,“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你和爸爸,我知道身为他的儿子,必须要承受这些,我为我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更为我有这样的母亲而自豪。”

苏暮晚的眼里掠过一抹沉重:“小泽,妈妈知道,这种时候妈妈应该支持你的决定,但妈妈的心里真的很沉重也很难过,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顾宇泽的懂事与早熟她是看在眼里的。

她也知道,顾宇泽不同于一般的孩子,他很独立,有自己的见解,生活上也绝对自立,甚至他的思维也是很成人式的,这样一个孩子,完完全全就是当年顾炎初的翻版,所以不管在多么复杂的情况下,她是相信她的儿子有这个能力可以去适应,并且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儿行千里母担忧,苏暮晚此刻的心情就是这般复杂。

即使他们一家可以跟着一块儿去,但所有人都没有真正的了解她担心的真正原因。

她并不是觉得顾宇泽和艾瑞克一起离开,就意味着她要和儿子长时间的分开她感到难过,她难过的只是,顾宇泽要步入顾炎初的后尘,要去完成顾炎初还未完成的事业,她真正感到难过的正是这个。

顾炎初那条路有多难走,她即使没有亲耳听顾炎初说过,也不难去想象。

她真正不愿意去面对的,是儿子踏上顾炎初要走的这条路。

“晚儿,小泽他有这个能力,就应该去尽一份力。”顾炎初凑到她的耳畔,“再者,我们还可以成为他坚强的后盾。”

她的反应,顾炎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身为她的另一半,他当然清楚苏暮晚真正担心的是什么。

“男孩子嘛,皮实,再加上他天资聪颖,就应该让他去继承我当年的事业。”他的目光看向了顾恬恬,“至于女儿嘛,她是水做的,就让她待在我们身边,代替她哥哥来孝顺咱们。”

一席话,将苏暮晚给弄得哭笑不得:“要不是小泽长得实在是你的迷你版,我真的会怀疑这孩子难道是你捡的?”

顾宇泽顿时笑得眉眼弯弯,心里清楚,这事有眉目了。

这个家里,只要苏暮晚最终点下了头,这件事情基本就可以八九不离十的确定下来了。

两年的光阴,弹指间流逝。

“妈咪,哥哥昨天明明答应我了,要陪我去放风筝,可是他食言了。”即将三岁的顾恬恬已经长成了一位粉嫩可爱的小姑娘,雪白的娇肤,乌黑的头发,再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正跟苏暮晚告状。

岁月在苏暮晚的脸上,很温柔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被爱情与幸福包围着的她,此刻仍然很有少女的味道,素色及地长裙包裹住她纤细修长的身姿,听到顾恬恬软软的声音,苏暮晚弯腰把她抱到了怀里:“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哥哥当时看到一个可疑人,于是追上去了,然后就耽误了陪你放风筝的时间,你要体谅一下你的哥哥,他的事情太多了。”

“哥哥也太忙了。”顾恬恬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他要在基地培训,又要在学校上课,一个月还要抽几天时间回来陪我们,哥哥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养家糊口真是不容易。”

在顾恬恬小朋友的理解当中,成天陪着她玩耍的父母当然是没有赚钱能力的。

所以,这养家的重担,就全权落在了还不到八岁的顾宇泽的肩膀上。

在顾恬恬小朋友的心目当中,顾宇泽是当之无愧顶天立地的伟大男子汉。

“恬恬,你这是在数落哥哥昨天食言了?”

顾宇泽的声音冷不丁从母女二人身后传来,

“哥哥昨天立了个大功,所以老师奖励了我很多钱,哥哥买了很多好吃的给你。”

他的手上拎着一个超大的公仔,脚边还放着一大袋顾恬恬最喜欢的小零嘴。

“哥哥,你辛苦了。”顾恬恬赶紧从苏暮晚的怀里滑下来,径直抱着顾宇泽的腿,待顾宇泽弯腰要抱她的时候,她便很响亮的在顾宇泽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顾宇泽的脸上,皆是满足的笑意。

顾炎初此时才从二楼不紧不慢的下来,见到儿子正在跟苏暮晚汇报他昨天的战绩,冷不丁来了一句:“小泽,你爸爸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警惕性比你可高多了,你昨天可是那个可疑人都快要出地铁口了才发现,假如换成当年的老爸,在他一出现的时候我就会将他锁定成为目标。”

苏暮晚看他一眼:“有你这么打击儿子的吗?”

“慈母多败儿,这个你没有听说过吗?”顾炎初搂过苏暮晚,“我这是让他不要过于骄傲。”

“爸爸,你对哥哥也太严厉了,哥哥一个人要养活我们一大家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居然还嫌弃,”顾恬恬奶声奶气的指责顾炎初,替顾宇泽保驾护航。

苏暮晚看着顾炎初哭笑不得的模样,拼命的忍住笑意,不想让顾炎初太过难堪。

“恬恬,在你心里,原来你的哥哥这么伟大啊?”顾炎初开始跟儿子吃起了女儿的飞醋。

顾宇泽乐呵呵的抱着顾恬恬,跟顾炎初打闹成一团,苏暮晚则微笑着看着眼前这其乐融融的一幕。

幸福,或许就是现在她生活的这种模样。
第490章 尘埃落定(终)
前妻成瘾:总裁的漫漫追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