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君无戏言,白雪难还 新春也是…

‘雪儿’

‘可否在为我一次发。’

‘好,’

沐青为嬗雪发。

‘沐青,在我心里只爱过一个人,没有皇上,只有沐青,我欠你一个国家,是我欠你的。’

木梳上下流动,犹如嬗雪的句句话。两眼泪水滴落在他最爱的头发上,紧接着一口鲜血涌在那秀发上。

‘沐青’

‘我说过,黄泉,也要随你去。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药是我自己下的你一个人去黄泉,万一有人欺负你怎么办,我不放心。’

‘沐青’

‘雪儿,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都已经迟了,你,我。还是吞下了毒药,走入自己部下的死局,那是什么,是我们真的爱过,我,永远都是你的,沐青,也对自己的做法无怨无悔。’

‘值么’

‘值’

沐青低下了头,吻住了嬗雪。

窗外,下起了大雪,烟花,已经绽放,新的一年来了,那年皇后十八,两缕青烟,朝两个方向飞去。(((

嬗雪再次醒来的时候,正是天宫,身旁坐着王母娘娘。

‘女儿参见母后。’

原来,嬗雪是天庭十三公主,当年是私自下凡。

‘回来就好。’

十三仙女连忙跪地。

‘母后请让女儿再转一世。’

‘为什么。’

‘只要一世,这一世,我欠了沐青太多,太多,我欠他一场干净的大雪,请母后成全。’

‘你是注定的执意,母后放你去,但是,你当初是私自下凡,所以我要罚你,我在你们之间相隔八年。’

‘女儿谢过母后。’

爱情这等事,触之即痛,触之即伤。

莲子已成荷叶老,望君归,无情恼,此花不与群花比,人憔悴,芳菲尽。

小念醒了,医生纷纷走来。

‘嗯,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期了,没事了。’

小念想起来了,自己是去赶着见执的时候不慎被高空坠落物砸到,原来,这一切都是看见了自己的前世,怪不得自己与执差了八年,怪不得执对小念的爱,不理不睬,怪不得,都怪不得,曾经执那么爱过小念啊,原来,小念是来还债的啊。

两只相许的爱恋,在轮回后的今天,再次回到了原点。

那一世,他说,共赴黄泉。

这一世,她说,还一片雪。

一个是倾生躲避,一个是倾生寻找,爱情这游戏,戏的他们好苦。

静,静的只剩呼吸。

静的可以听见彼此的气息。

静得只能听讲彼此的心跳。

这一切,就仿佛是命运的轨迹,注定的,谁也无法抗争,只能走进如陷阱般的深渊,根本没有选折。

这时,窗外又下起了雪。

小念笑了,那微弱的笑声,有着多少苦涩的悲伤,或许这世上在无一人知晓了。

海天茫茫,君无戏言,白雪难还。

进,不能进。

退,不能退。
第四十三章 君无戏言,白雪难还 新春也是…
我们不曾痴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