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幸福

自那以后,陆站北每天都会来看秦婉婷和孩子,他脾气改变了许多,不像过去那样颐指气使,而是温温和和,面对秦婉婷和孩子都是一副小心翼翼陪着小心的表情。

球球一开始非常的不喜欢他,看见陆站北来就甩脸色,还撵他走:“你来干什么?我们都不欢迎你,赶快走!走得越远越好!”

陆站北脸上带了尴尬的表情,任由球球说一声不吭。

秦父看不下去了马上制止:“球球,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

“我对谁都有礼貌就是不对他有礼貌,他不是好人,是一个大坏蛋!”

“他是你爸爸,不是坏蛋!”

“他是坏蛋,林叔叔说的,他虐待妈妈,还要撵我出医院,还要弄死弟弟,这样的爸爸我不要!我恨他!”

秦父叹气,“林叔叔说的话不可以相信,因为林叔叔不是好人。”

“林叔叔对我比他好,我小时候一直是林叔叔陪着长大的,我想念林叔叔。我讨厌看见这个坏人!”

秦婉婷无声的站在一旁,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球球非常的早熟,又非常聪明,他生病住院的事情一直对球球来说是一个阴影,别的小朋友的爸爸都是对自己的孩子关怀备至。

而他的爸爸不但不要他和妈妈,还那么凶,也难怪球球心里会不舒服。

这件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秦婉婷知道需要时间。

陆站北的脾气从前非常不好,她其实担心他会对球球发火,如果是那样球球更不会原谅他。

陆站北一直在忍耐,球球不理睬他他主动和他说话,主动陪他拼图,就算球球不理睬他对他发火扔东西,他也是一副好脾气。

一直陪着小心,小心翼翼的呵护关心着球球。

秦婉婷没有告诉他球球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只是短短几天相处,陆站北竟然很快知道了球球的喜好。

每次来都带球球喜欢的东西,陪球球玩的时候也找球球喜欢的玩具。

两人的关系开始慢慢的改善,球球不抗拒和陆站北一起玩,虽然说话还是很生硬,但是他的态度在慢慢发生改变。

这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雨,球球好几次跑到窗前张望,有些心不在焉的。

时间已经过了六点,每次六点陆站北人已经到了,球球张望了好几次,终于忍不住了,“妈妈,他今天晚上不会过来了吧?”

“谁呀?”秦婉婷反问。

“就是就是那个人。”

“那个人?哪个人?”秦婉婷知道他说的是谁故意问。

“就是爸爸呀。”球球跺脚。

“他应该有事情不会来了。”秦婉婷看着外面的雨雾回答。

球球有些失望,“我还等着他陪我玩拼图的,他要是不过来谁和我玩?”

“妈妈陪你玩好不好?”

“妈妈是女人,我是男人,男人和女人玩赢了也没有意思。”

球球嘴里嘀嘀咕咕的:“男人一言驷马难追,说了每天过来陪我和弟弟的,这才几天就坚持不下去了,这人果然不可靠!”

说着话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球球听见了马上跳起来蹦蹦跳跳的下楼,陆站北手里撑着伞。一只手拎着一个袋子急匆匆的进入客厅。

球球看着他:“怎么现在才来?”

“太奶奶有点不舒服,我回家看了一下才过来的。”陆站北解释。

“我还以为你不过来了!”

“我答应你的,肯定不会失言!”

“跟我来吧!”球球带头去了楼上,很快楼上响起球球欢乐的笑声。

这个晚上陆站北一直陪着球球玩到很晚,亲自给他洗澡为他讲睡前故事。

他已经习惯了做一个父亲,球球也习惯了有这样一个父亲。

秦婉婷看着父子俩温馨的一幕,轻轻关上门去了客厅,看她下来坐在客厅看报纸的秦父取下眼镜,“今天老夫人又来找我了,她说下个月有个特别好的日子,她请人算过了。”

“爸!”

“站北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忙婚礼的事情,他心里知道欠你一个婚礼,这次的婚礼准备得非常充分,场地布置都是他亲历亲为,现在就剩下婚纱和钻戒要你亲自去选了。”

秦婉婷没有想到陆站北不声不响的在忙这些,她看了一眼楼上,“可是球球。”

“球球已经不恨他了,你没有看见他现在态度改变了许多吗?血浓于水,球球心里是喜欢站北的,他的怨恨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站北的弥补已经在消失。”

“可是”

“婷婷,你说过孩子同意你没有意见,现在孩子对我的态度已经改观,我们的事情还是办了吧,毕竟有两个孩子,孩子在亲生父母的关爱下成长比较好!”

陆站北的声音在楼梯上响起,“刚刚球球说了,他原谅我了,想要我和你们一起生活,还希望看见我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到时候他要亲自做花童。”

“真的?”秦婉婷不敢相信的看着陆站北。

“真的。”陆站北走下来伸手抓住秦婉婷的手,“婷婷,嫁给我吧!求你了!”

秦婉婷看着他温柔的眼神,垂下头,轻轻点了点头。

一个月后,秦婉婷和陆站北的婚礼在东城盛大举行,这场婚礼是独一无二的婚礼。

婚礼是中西合璧,陆站北为了这场婚礼可谓煞费苦心,布置设计都是亲历亲为独一无二,婚礼邀请了东城有头有脸的人,在优美庄严的婚礼进行曲中,秦父牵着秦婉婷的手把她交到了陆站北手中,牧师在念婚礼誓词。

当着所有参加婚礼的人的面,陆站北含笑看中秦婉婷,大声喊出:“我愿意!”

分别三年,误会三年,是时候开始他们的幸福生活了!
第38章 幸福
爱如烟花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