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番外:奕雪辰希

姜辰希有着十足的把握让姜沥擎下去,所以他一屁股就坐在了身后的会议台上说着,“fancialweekly是小摊小铺吗,债券投资部和咨询部所在的地区都不一样,也没有进行过业务协作啊。”

“耍赖也得有限度!身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人竟然说互相不认识,哈哈哈~你觉得这像话吗。”

果然,姜沥擎装不下去了,他一巴掌拍在了会议桌上大声的呵斥着姜辰希。

姜沥擎永远都想不到姜辰希发起火来是多么的恐怖可怕,姜辰希本来就恨姜沥擎,现在看到他这样对自己发怒那姜辰希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姜辰希怒将桌子一拍,桌子几乎是被震了起来,可见他的力度多大,姜辰希对着姜沥擎咆哮了起来,“怎么就不像话了!就算同在一个屋檐下盖了同一床被子,我妈也对我爸做的事情一无所知。”

姜辰希大吼之后也稍微的平静了一些,那些人都不敢说话也不敢使眼色,只是静静的看着姜辰希。

“你也知道的,我爸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慈善家,但是那样的人死了之后有的人利用某公司贪污的事实和将所有股份给了叔叔你的事实突然就浮出了水面,正在是在叔叔你被任命临时总裁之后。”

“你说违反保密协议啊?那个要讲证据的,证据啊,董事长,你不是很喜欢证据吗。”

姜沥擎到现在为止居然能保持冷静,这对于一个商人来说非常的不容易,也让姜辰希见识了姜沥擎的隐忍。

姜沥擎也不能说什么了,因为姜辰希那模样就是要整死他的样子。

姜沥擎轻轻的点头,语气却带着威胁之意,“ok,你如果执意如此那咱们就试试看,但是啊,做生意的人竟然会为过去和复仇所困,你的下场最终还是会像你那感性的妈妈和爸爸一样。”

姜沥擎的话让姜辰希隐藏的愤怒一激而发,不过他知道这都是姜沥擎故意的。

姜辰希转过身后又说道,“你知道吗,皇帝虽然砍掉了那么多人的脑袋但是也坐了14年的龙椅,你既然坐了20年也算是够本了,姜董事!”

姜辰希等人出了会议室,其他的人都往电梯走去,只有姜辰希退回步子站在盛奕雪的身边,高傲又妖魅的说道,“你怎么也知道我在冬天也只喝冷饮?”

盛奕雪低了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爸爸他总是会给少爷准备凉的饮料和甜点,这个我还记得。”

“盛奕雪,难道你是盛秘书长的女儿?”

盛奕雪抬起头转过身标准式微笑的说道,“很抱歉没能及时做自我介绍,我就是盛奕雪”

此刻姜辰希很无语而且说不上来的一种厌恶的感觉,他还以为盛奕雪跟他们不一样,但没想到会是叛徒的女儿。

姜辰希看着盛奕雪却又好像不是在跟她说话,“哦我就说嘛,当奴隶的人竟然会一代一代的,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你先下去吧。”

盛奕雪原本微笑的脸蛋在低头时完全的收敛住了,因为姜辰希的那句话。

姜辰希并没因此放过盛奕雪继而戳着她的痛楚说着,“听到你父亲的死讯之后我整夜的没睡觉,因为实在是太愤怒了,我还有东西一定要还给他呢,他怎么能那么着急又荒唐的走了呢,但是如此令人开心的缘分竟然找上门来了。”

盛奕雪嘴角勾了一下,她根本就不在乎姜辰希怎么说,反正他今天是来找事的,反正姜辰希也不会放过她。

盛奕雪依旧微微的低头,看也不看一眼姜辰希,“您这么开心的对我那我还真的是无地自容呢。”

姜辰希听闻后讽刺的大笑了一下,“能不高兴吗,在这儿又遇到叛徒的女儿了,哇,这么一看,你还真有点像盛秘书长啊,眼睛嘴巴,还有那副令人作呕的对我叔叔效忠的德行,哦,如果你像你爸爸,那当你背叛别人的时候是不是也像吃饭一样的简单啊。”

盛奕雪苦笑了一下,姜辰希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姜辰希父亲死后,他的好叔叔抢走了他们家的公司,而且又逼的他的妈妈抛下他自杀。

她的爸爸是之前前任董事长最信任的秘书,只是前任姜董事死后她的爸爸转而投靠了他的叔叔,所以他很愤怒。

盛奕雪觉得如果自己跟姜辰希计较的话那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盛奕雪无论何时对待人都用那副标准式微笑的回答,“谁知道呢,要学习父母的好但是不要学习父母的坏,我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

“哦,这样啊?我近期内测试你一下吧,看看你学的怎么样。”

姜辰希伸出手在盛奕雪的工作服上摘下了一颗星星黏在了她的脸上笑着,“那样的话我会给你盖上学的很好的印章哦,我会尽快联系你的,在外面我们见一见吧。”

盛奕雪抬头哀怨的看着姜辰希离去,这场游戏她可以放弃吗,她可不可以不参加啊?姜辰希可不可以放过她啊?

姜辰希一离开盛奕雪立刻弯起了腰,旁边的小胖妹呼了一口气拍拍胸脯,“哎终于走了,我还以为我的心脏要爆炸了一样,奕雪,你没事吧?”

盛奕雪将脸上的星星给扯了下来不屑的自言自语着,“怎么?还拿到星星了啊,不错啊。”

盛奕雪跑到天台山透了透气,刚才那里简直就是要命了,在盛奕雪的背后有一个穿西服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递给了盛奕雪一杯奶茶,“来,喝吧!”

盛奕雪转身过去看到来人还是礼貌的喊了一句,“首席,你怎么来了?”

黎禹澈唉声的叹着气,他每次一看到盛奕雪这样的生疏这个心里就不好受,“哎呀这里又没有别人,奕雪,咱们说点别的吧。”

盛奕雪看了看周围发现的确是没有人,这才跟黎禹澈玩笑的说着,“喂,有人看见的话会出大事的,”

黎禹澈很无辜的看着盛奕雪,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盛奕雪对他这般的恭敬和疏远,他只想让盛奕雪对他像金浩泽那般。

黎禹澈闪烁了一下眼睛走向天台看着,“哎哟,能出什么大事?不就是朋友间说了一些话吗。”

“哎呀你这个人,也不想想我们的职务差了多少级。”

盛奕雪也转过身去手肘放在栏杆上看着天台下面,微风轻轻的拂过,让人觉得神清气爽的。

黎禹澈担忧的看着盛奕雪,第一次跟姜辰希见面她一定觉得很尴尬,“不要说那种话嘛,你刚刚吓到了吧。”

盛奕雪摇了摇头,怕要是有用的话事情就已经解决了,她又不是三岁的孩子,难道怕了就要退缩吗,她才不要那样。

“也没怎么吓到啦,那个程度的话应该算是很潇洒的了,对于那个人来说我爸爸是叛徒,仔细想想,那个人会那样想也是理所当然,”

在盛奕雪的心里姜辰希并非穷凶极恶,只是因为她的爸爸背叛了他父亲罢了。

黎禹澈一直都知道盛奕雪很要强,即使说自己怕了她也不会告诉他,她所能够告诉的人只有金浩泽。

黎禹澈不禁的嘲笑着盛奕雪,“说没事的女人刚才干嘛还那样的拍自己的胸口呢,你也真是,一紧张就消化不良了。”

黎禹澈拍拍盛奕雪的后背担心不已的看着她,这眼中还包含了不属于朋友的情义在里面。

盛奕雪也笑了,“因为身体不争气啊,消化不良的话买个消化药吃就好啦,但是禹澈啊,那什么”

黎禹澈对她蛮好的,每次她来天台散心的时候黎禹澈都会来,因为他知道。

不用盛奕雪说他也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一口就答应了,“我知道的,我不会告诉浩泽的。”

“谢谢你了。”

“你等会儿去见浩泽吧,去吃点好吃的顺便自我治疗一下。”

要去见男朋友当然开心了,只是盛奕雪还是那么的不高兴,因为金浩泽又不是随时都可以见到的,“谁知道呢,不知道这家伙今天能不能出来。”

“怎么了?”

盛奕雪将手中的奶茶喝完后心不在焉的说着,“这回他接手了一桩大案子,执行潜伏任务已经三天了呢,即使如此他如果敢不来他就死定了。”

街道上一个疯癫的男人奔跑着嘴上还那样的肉麻,又是那么快速的追赶着谁,“我爱你,我都说我爱你了,停下来,臭小子。”

原来他们是在追一个正在逃跑的人,不过也是,这也符合金浩泽的作风,不走寻常路嘛。

那个逃犯逃到了天桥上,见前面没有路了便挟持了一个女人威胁眼前的刑警,“你们有种就过来,看我不把她扔下去。”

其中一个刑警看着那逃犯挟持人质却还开着玩笑,“你知道大哥我多想见到你吗。”

刑警都能这样说话了?那个逃命就知道这一伙的人不好惹,所以开口就是一骂,“你在说什么呢,你这个疯子。”

“我都说必须抓到你了。”说完那位刑警就动手抓人。

几个刑警合作很快的就把那女人给救下来了,但是那个逃犯却翻过天台跳在一辆路过的车顶逃走了。

逃犯虽然逃走了但不代表没人继续抓,戴着帽子的那个便衣刑警一路的追赶一路吼着,“喂你这小子,你还不停下?站住,你这臭小子。”

他们追过大街小巷追过很多的地方,最后爬上层层楼梯,逃犯开上一辆车就给那人撞上去,刑警翻了个身从地上滚过去。

当逃犯得意的时候却不想眼前有一辆汽车横在了中间,他一不留神直接撞了上去,对面的车窗玻璃立马就碎掉了。

逃犯从车里出来就跟那个人打起来,他从后座拿出一根高尔夫球杆就对着刑警打去,那个刑警也是逗就只指着那高尔夫球杆说着,“喂我告诉你,赶紧放下来,你会打那个吗你,赶紧放下来。”

那个逃犯一个球杆挥过去指着刑警说,“不想被打爆的话就不要过来。”

刑警就觉得今天是遇到冥顽不灵的逃犯了啊,刑警口气特别无奈的说着,“我看你这人是想去地府喝孟婆汤啊,我叔叔因为高尔夫dubo直接死于非命了,所以我不太喜欢高尔夫这种东西,趁我还还好说话的时候赶紧放下来。”

好好说话那个人不听偏要给刑警挥过去,他虽然躲过去了但特别心疼手腕上的表。

刑警表情立马就变得不好看起来了,一个劲的指着手腕上的表说着,“喂你这臭小子,你不听是不是,你这混蛋小子这表差点碎了知不知道,你知道这表多少钱吗,十万人民币啊臭小子。”

看到刑警发火了那个逃犯居然还敢理直气壮的说,“谁让你来抓我了啊。”

刑警一边摘下手中的金表一边说着,“你这混蛋东西,对你绅士了一点看来是不行了,哦,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呢,我就是那个有名的‘疯狗’刑警,但为什么偏偏是疯狗呢”

金表被他抛出去那个逃犯居然想着去接,关键啊这表价值不菲啊,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会去接。

他在接名表的同时那位刑警就已经迅速的把逃犯给按住了,逃犯的脑袋砸在了车窗上刑警继续刚才的话,“因为非要把你揍到吐血所以才叫疯狗刑警。”

逃犯见刑警将手表里面的壳取出来了后问,“怎么,你那是假的?”

“不然你以为呢?你觉得就凭警察的工资可以戴名表吗。”

旁边的一个女警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问道,“金警,现在好像有点晚了,几点了?”

金浩泽也是一愣,差点忘记了自己重要的任务,“对啊,现在几点了?”

“不行,现在在这里分开吧,一会儿在那里会合吧。”

“ok,我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把这家伙关进去后还得去警署呢,我先走了,你别迟到了。”

女警赶紧给金浩泽摆着手让他赶紧回去,“你才别迟到,赶紧走吧,还有你身上的味道特别大,洗的干净一点。”

金浩泽他是一名刑警,是在这g国出名又能干的刑警,他很聪明也很善良也很积极,他有一个女朋友,那就是kellywessi的盛奕雪。

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不得不跟女朋友见不着面,不过即使再忙他也会记得去接女友,他就是那样一个温暖的人。

在他的世界里盛奕雪最为重要,自从遇到了盛奕雪金浩泽就一直在她的身边守护她。

整个城市只剩下那一条路仍然闪烁着异彩,几首流行乐曲混杂着,分辨不清,捉摸不透。

无端欢乐的人群拥挤着,一切被覆于虚无的表面下,路边排列有序的小摊,各式各样的物品。

那并不宽阔的路在这时反而显得特别的井然有序,问询声伴随音乐声淹没了人群的欢笑,嘈杂吞噬了夜的宁静。

盛奕雪走在大街上接听着电话,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对着电话里面的人说着,“嗯,我已经从工商银行往下走了30米了,刚刚才过三文鱼店,诶,浩泽,这里是哪里啊?嗯我知道了,我会问问附近人的,嗯,拜拜,一会儿见。”

挂完电话的盛奕雪才发现她不知道金浩泽说的那个地方,因为没听过所以不知道,不过她知道问问周围的人,虽然没听过但是能跟金浩泽在一起她还是很高兴的。

“摩卡贝尔摩卡贝尔是哪里啊?”

在盛奕雪兜兜转转的时候遇到了两个熟人,盛奕雪惊讶的叫着,“嗨!姿影,你们怎在这里?”

洛姿影给盛奕雪敬了个礼一本正经的问,“盘问一下,请问你是盛奕雪对吧。”

洛姿影她们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是有点让盛奕雪摸不着头脑了,“什么?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看来你得跟我们走一趟了。”

盛奕雪就这样呆萌的被洛姿影他们给带走了,一路上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金浩泽叫她来这里又不说干什么。

接着遇到了洛姿影他们也是神神秘秘的,盛奕雪一向懒惰所以她是懒得去想。

盛奕雪被洛姿影他们带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地方,什么都看不到的地方,盛奕雪就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着,“这是哪里,怎么那么黑啊,你们搞什么啊。”

突然一个灯光照射下来就好像是舞台给演员时候的特写一般,洛姿影环胸的跟她说,“盛奕雪,你犯了让一个不知道是禽兽还是人类的男子内心产生了动摇的罪,所以我们要逮捕你,你没有实行沉默的权利,只有说是的权利,还有你也可以请律师但只能找我们的国选律师,对吧?”

旁边的一个长得白嫩的警察朋友附和的点头,“是的,就如洛警官所说的。”

洛姿影对着黑暗处喊了一声,“辩护人!”

从黑暗中出走了一个男人,是黎禹澈,黎禹澈边走过来边说,“我是盛奕雪的辩护人,可是连我这辩护人都觉得盛奕雪有罪,我放弃对这起案件的辩护。”

他们全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只有盛奕雪一个人还糊涂的不得了,刚刚听洛姿影说的那些她的脑袋都已经转不过来了。

现在黎禹澈又说这些真是把她弄得更糊涂了。

“喂,澈哥啊,你们在搞什么啊,喂姿影啊,你们”

突然灯光渐渐的微亮起来,盛奕雪一转头就看到了前面的舞台,上面坐的人可不就是她的男朋友金浩泽吗,他抱着吉他,安静的样子宛若一场恍惚的梦境,纤纤玉指撩过琴弦,跳动的音符便如流水一般飞泻出来。

那个弹着吉他的金浩泽,手指修长而白皙坐在黑暗的一角无比深情的看着盛奕雪,随后就是一阵的尖叫声,从后面涌出来一群头上戴着可爱触角的人。

在盛奕雪惊喜无比的时候台上的那个人放下吉他递给了旁边的乐曲队,一阵美妙动听悦耳的歌声就传了过来,“你微笑的眼睛,沉默的表情,都是一样的美丽,我为你动心,他离你太近,我的爱从何说起,我虽然没表明,爱却很肯定,不相信你看不清,你别急着离去,别故作平静,别让我们爱得冷冰冰。”

盛奕雪转身过去看到金浩泽抱着前面的话筒深情而磁性的唱着陆毅的那首《告白》。

她的眼睛突然就湿润了,看着金浩泽给她制造的惊喜盛奕雪很是开心的笑着,看着他那深情的模样她很幸福。

“我听见心中一往情深的告白,深深说着爱你深似海,看见自己一厢情愿的无奈,你别把心关起来,寂寞的真爱孤独的告白,有谁听见我对你的爱,曾相爱却别离,别离又相遇,谁说这不是命运我依然爱着你”

在金浩泽的歌声中盛奕雪听到了以往记忆的影子,从小时候到长大那些愉快的回忆,从小时候那青涩无比的模样知道亭亭玉立,而金浩泽从小就帅气长大后更是俊俏非凡。

记忆里面金浩泽第一次明目张胆的亲她脸颊的时候是在初三那会儿,他们在一边戏水金浩泽就凑过来亲了她,那时候她的反应是惊愕和开心。

一首歌完了之后台下的人都尖叫连连的,盛奕雪更是不好意思了,她不知道金浩泽今天会给她一个惊喜,也不知道今天金浩泽他会打扮的那样帅气。

她看的都快入迷了,盛奕雪觉得金浩泽最帅气的时候是他唱歌的时候,醇厚而性感的嗓音真的是迷人。

“奕雪啊,我漂亮又可爱的女朋友,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有人问我结婚是什么?我告诉他说,结婚就是钱一起花,路一起走,难一起抗,福一起享,笑一起笑,哭一起哭,朋友一起朋友,交际一起交往,命运一起命运,人生一起人生,所以你愿你嫁给我,跟我一生一世吗?”

“哇”

金浩泽浪漫的求婚让盛奕雪羞的遮住了脸,那是一种不言而喻的兴奋,是一种害羞到不能表达的兴奋。

金浩泽笑着舔舔嘴皮继续说,“我这辈子都会用最亲切和奉献来报答你的,对你永远的忠诚,所以你喜欢这束花吗?”

金浩泽将花拿了起来下面又是一阵欢呼声,盛奕雪对着金浩泽灿烂的笑着,“喜欢!”

金浩泽拿着那束花走到了盛奕雪的身边单膝下跪,周围的声音全部都是让盛奕雪接受金浩泽。

盛奕雪看着金浩泽笑着直接给了他一拳头,“你这是什么啊。”

虽然嘴上带着爱意的责备但是盛奕雪的心里还是接受了,于是感动的拥抱住了他,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最甜蜜的女人。
第221章:番外:奕雪辰希
我爱你,不止三个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