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爱恨之间

之后的之后,我和谈时宇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却一直都没能见面。

我是金色年华的头牌舞娘,他是谈家企业的大少爷,井水不犯河水,一切的过去都宛若一个梦,一个醒了之后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的梦。

不,也不是说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至少有一个人是见证着我们过去,并且现在还穿插在我生活中的人。

那就是安吕韶。

之前少白离开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安少还在等我,我一直都以为她那句话不过是说着玩儿的,没想居然是真的。

之前我一直好奇,就算是金色年华出事儿了,没有之前那么值钱,但是琳姐也不应该有那么多钱来拿下金色年华的股份才对。

不过琳姐不行,那么有了安吕绍做后盾的琳姐是肯定可以办到的。

我是在金色年华呆了一个月之后才见到安吕绍的,当看见他的时候,最初我心里是非常震惊的,随后很快就又恢复了镇定。

我想,这应该是之前在知道谈时宇一直都给我安装了监视器的缘故吧,因为有过经验了,所以即便后面知道了安吕绍的事情也能很快恢复。

我一直都知道安吕绍对我有意思,也一直都知道他大胆,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居然会为了得到我,连自己的好朋友都不顾了。

“反正你和谈时宇是不能在一起了,那么和我在一起又怎么样呢!”这是当我再一次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安吕绍是这么回答我的。

我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是却也怎么都没有同意和他在一起。

虽然和谈时宇分开了,但是我心里清楚的知道,我心里爱着的那个人还是他。

一直是他,也始终都只会是他。

后来,谈时宇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安吕绍和我在一起的消息,过来闹过,两个人打了一架,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后来谈时宇就走了,只是走之前一直叫着我等着他。

等着他!

我有些无奈的想着,等着他什么呢?

时间如水,浸润无声,尤其说对于一个心都已经死了的人来说,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我依旧是金色年华的头牌舞娘,每天忙碌在金色年华和公寓中,除了这些,偶尔在回去看看妈妈,其余的我什么都没有做。

明明才二十多岁的年纪,我却过上了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太太才会过上的日子。

安吕绍依旧守在我的身边,他对我的执着一览无余。

到了现在,我都不明白,什么都没有的我怎么就吸引住他了。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或许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不过他依旧守在我的身边,只是却不在硬性的强迫我,甚至很多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明明他已经情动的不行,但是只要我说了不要,他就没有在继续下去。

“你确定你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我看着躺在我身边,额头上满是汗水和痛苦隐忍神色的安吕绍有些担心的说着。

安吕绍闭着眼睛,重重的呼吸了几下,这才回头看着我,深邃的眼睛被情欲所覆盖,声音低沉,充满磁性。

“你这么说,我会认为这是在暗示我可以对你为所欲为。”

听见安吕绍这个话,我什么同情心都没有了,像是摇拨浪鼓一般,快速的摇晃着脑袋。

笑话,若是我真的可以喜欢他,放任自己和他在一起,现在至于拖这么长时间嘛。

因为不想在加剧安吕绍的痛苦,所以我想我还是先离开的好,因为走的很快,所以我并没有看到,当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安吕绍看着我的眼睛里充斥着的复杂光芒。

对于安吕绍为什么会如此‘君子’的原因,我想了很久,最后只能大致猜测,或许是之前谈时宇和他说了些什么,所以他才会这个样子吧。

真相到底是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要知道,对于我来说,现在这样正好。

一年的时间可以很长,也可以很慢,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很快,对于安雅柔她们这样的人来说,很慢。

从安吕绍的口中我听到一个消息,原本高高在上,以安家大小姐自称的安雅柔原来根本就不是安家的小姐,真正的安家小姐早在出生不久之后就因为身体不太好,早就夭折了。

这个安雅柔不过是那个女人为了让安老爷子让她进入安家所用的一个筹码而已,虽然不知道当年那个女人是怎么操作的,不过她倒是成功了。

因为安雅柔她成功的进入了安家养尊处优了二十多年,大概五年前的时候因病去世了。

不过去世了也好,所以她不会面临被人给拆穿谎言的一天,也不会有安雅柔现在的难堪和为难。

既然安雅柔根本就不是安老爷子真正的女儿,那么她总是有自己的爸爸的,而她的那个爸爸在‘因缘际会’下,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一个女儿在安家做小姐的时候找了上来,威胁安雅柔给他五千万,若是不给那么他就要将这些事情给说出来。

甚至为了威胁安雅柔,那个男人连之前他和安雅柔妈妈在一起的照片和证明他和安雅柔是父女关系的dna证明都找来了,安雅柔就是想要不承认都没有办法。

只是安雅柔虽然想要给他那么多钱堵住嘴巴,只是她身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两个人在协商钱的时候因为吵架所以被人给听见了,而后安雅柔就悲催了。

首先是安雅柔被安家给赶了出去,安老爷子不想在看见她,因为一看见她就会想起自己真正的那个早已夭折的女儿。

而谈家呢,在知道安雅柔不是安家的女儿的时候,在第二时间就退了和她的订婚,当然做这个事情的就是当初无比支持安雅柔和谈时宇在一起的谈妈妈。

据说那天两个人闹的很凶,谈妈妈可是将之前对付我的招数全部都用在安雅柔身上了,或许比之前对付我还要厉害。

毕竟之前我家里虽然不怎么样,可是我还有谈时宇的爱做护身,可是没有了安家的安雅柔可是什么都没有了,谈妈妈欺负起来自然就更加的没有压力了。

安雅柔去找她的那些朋友,只是那些朋友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安家小姐的时候,甚至被安家给赶出来了之后都将她给赶了出来,不仅没有帮忙,反而奚落她,所以现在安雅柔什么都没有,流落街头,和那些街头乞丐并没有什么差别。

我听说了这个消息,只是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安吕绍问我就没有什么想法嘛,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安雅柔当初不是最看不起我没有一个好的家世嘛,甚至用钱来欺辱别人,我想现在失去曾经最引以为傲的东西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不用想,我也知道,什么都没有了的安雅柔以后的日子会有多么的‘精彩’,漫长的时间和现实的生活就是对她最大的折磨。

而且即便是安雅柔得到惩罚了又怎么样,爸爸已经死了,不会在回来了,而我和谈时宇也注定不会在一起。

时间最残忍的地方就是,无论你的心中有多么的悔恨,过去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破碎的盘子,不管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恢复到最初的美好。

安吕绍听了我的话之后,沉默了很久,最后只是笑笑就离开了。

我看着被紧闭上的门,脑海里却全部都是安吕绍最后那个笑容和眼神,那里面的内容太过复杂,我想要问,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问。

要说安雅柔都已经在安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她的爸爸都没有找过来,怎么会现在这么突然就找了过来呢,以我现在的经历和不太聪明的脑子去想,都知道若是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找过来的。

只是这背后的人是安吕绍,还是谈时宇?

又或者根本就是他们两个人?

无论是他们那一个人,以我和安吕绍现在的关系来说,都不太适合去问他。

自从那天安吕绍和我说过这个事情之后,就突然从金色年华消失了,我没有在见过他。

他不再在金色年华出现对我来说会更好的,所以他消失了,我不该去过问的,只是到底还是一起相处了这么久,我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去问了琳姐,安吕绍最近怎么样了。

“安少最近很忙,不会有时间来这里的。”这是琳姐给我的答案,说完之后她很快就走了。

现在金色年华很热闹,每天都会有很多的客人来这里消费,琳姐不在想着之前的男人,每天只忙碌于工作之中,日子倒也充实。

到了晚上,金色年华的工作结束之后,我按照平常一样的习惯换好衣服,准备回家。

依旧是那条小路,等在那里的依旧是那个人。

“谈时宇,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送你回家。”谈时宇如是说着,眼睛里有着我熟悉的执拗,我知道他若是下定了决心,我若是不同意,今天就耗在这里不用回家了,于是我上了车。

微凉的夜风拂过脸庞,闭上眼睛,静静的去感受风拂过脸庞时候的感觉,酥酥的,麻麻的人,让人迷乱,不禁让我想起之前和谈时宇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那些过去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熟悉鲜活的就像是发生在昨天,曾经有许多个夜晚,我就像是现在一般,坐在副驾驶座上,任由这个男人带着我去往任何地方,仿若只要有他,我无惧于任何东西,仿若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家。

也就是因为发呆,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谈时宇开车的方向,根本就不是我公寓的方向,等到车再次停下的时候我才察觉到问题,只是已经晚了,谈时宇要的目的地已经到了。

“这里”我看着眼前熟悉的别墅,就像是回到了第一次被谈时宇带回这个地方的场景。

“我说过,要你等我的,而你做到了,所以我来接你回家。”谈时宇看着我,嘴角上扬,带着明媚的笑意。

虽然用明媚两个字来形容男人的笑很不对劲儿,不过这个时候除了这个词语,我脑海里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词语了。

谈时宇和安吕绍的约定,若是谈时宇能够解决安雅柔的事情,那么就给他一个机会,应该说给我们口中的爱情一个机会。

若是我能够在明知道不能和谈时宇在一起的情况下,还能坚持不让别的男人碰我,那么他就放开我,让我们在一起,否则我的以后就是他的。

虽然我对于他们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用我的未来来打赌的事情不怎么高兴,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想其他了。

谈时宇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着。

“瑶瑶,欢迎回家。”

熟悉的声音,温暖的怀抱,向往的家就在我的身边,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我伸出手,回抱住谈时宇,背后星空璀璨,让我迷失在其中,在也不愿意醒来。
第188章 爱恨之间
只愿留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