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大结局

秦慕歌端着饭菜进了房间,卫国回不去了,他们暂时先住客栈,等风头过了,想想在哪儿落脚。

“音儿,想什么呢,该吃饭了。”他盛了半碗米粥,递到女人眼前。

洛殇捧着碗,才舀了一勺,还未等咽下,一阵恶心在胃里翻来覆去,她起身走到窗口,抬起帕子捂着嘴不停的干呕。

秦慕歌急忙过去,神情堪忧,却不多问一句。

“我没事,可能吃坏了东西。”洛殇脸色憔悴,有些虚弱,她捂着心口坐下,手还未离开身,又是折腾起来。

洛殇喝了口男人递过来的水,才觉得好了些,她看着秦慕歌,欲言又止。她要怎么和他说,她腹中的孩子。

“慕哥哥,我有话要和你说,我”洛殇手抚上自己的腹部,再要开口说时,男人已抢先了话。

“再有什么要紧的事,也要乖乖先把饭吃了。”他永远都是这么温柔体贴,什么苦却都由他自己来承受。

或许是她太累了,不知何时,竟趴在桌上睡去了,还像个孩子一样不懂得照顾自己。

秦慕歌想将她抱回床上,却无能为力,他只能苦笑,给她身上多添件衣裳。

“冷邵玉冷邵玉”她不安的睫毛颤动,唇齿轻唤着那人的名字。

秦慕歌坐在她身边,听着她一遍一遍唤着,他已经数不清这是女人第几次在梦里叫冷邵玉。

“音儿,我一直都知道,你心里,你心里已经爱上了他。我也知道,你怀了他的孩子。”秦慕歌苦笑,抿着嘴唇压低了头。“是慕哥哥不好,若不是我,也不会让你如此为难。我答应过大王,会照顾好你,却让你怀恨跳入琅琊,让你在这几年里受尽委屈,而现在,又让音儿失去了回卫国的资格。”

“我这副样子,还拿什么给你全部给你幸福。音儿,慕哥哥要感谢老天让你没嫁给我。”

“冷邵玉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甚至叛国,慕哥哥希望,能陪着你走下去的人,是他不是我。”

女人闭着眼睛,从她眼角缓缓流下泪,秦慕歌心疼的看着她,伸手轻轻的抚去那滴滚烫炙热的泪。

他起身又俯下,在她脸颊落下轻轻一吻,他笑眼贪恋的凝着她许久许久,才不舍的从怀中取出那封信,放到她身旁。

他握着冰冷的剑,看着她。

音儿,我多想再听你唤一声,慕哥哥。

好想听你再说一遍,慕哥哥,等你回来,要记得娶音儿。

音儿,珍重。

这一生仿佛就像做了一场梦,时而惊吓的醒,时而又念念的恋,洛殇被这颠簸晃醒,她睁开眼睛时,眉间自然一皱,自己竟在马车里。

而她也正趴在男人的腿上,洛殇慌忙抬起头,看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冷邵玉微低着头,神色静宁而安详,他唇角微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眸光平静既温和,一只手搂着她,一手搭在腿上,优雅又高贵。

“冷邵玉?你怎么你把慕哥哥怎么了?”洛殇双眸不安。

男人蛊魅暗笑。“那个男人,我能把他如何?”

“你这是带我去哪儿?停下!慕哥哥还在客栈。”

“就是他把你交给我的。”冷邵玉将那封信交到女人的手上,怕她不信,又多说了句。“不信你自己看,这是不是他的字迹,反正我不认识。”

冷邵玉孤高冷傲的扬起脸,双手环肩。

洛殇看着秦慕歌留下的书信,她泪眼朦胧,没想过男人会为了成全她一个人离开,可他会去哪儿?回卫国吗?

洛殇看了眼帘外,问他:“这是去哪儿?”

“天涯海角,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洛殇俯看自己的小腹,她抬头要说,男人先开了口。“你需要我,孩子也需要,我就来了。”

冷邵玉伸手将她搂入怀里。

“累了吧,再睡会儿,到了我叫你。”

“我一直都会在这,在你身边。”

他牢牢扣下女人的手,攥入自己的掌中。

看着她安然睡去,唇角终于有了丝轻柔的笑,冷邵玉已心满意足。

那日,神武大殿。冷卓风给了他两个选择。一则他还是只手遮天,大权在握的晋王,但怀里的女人便会此生禁忌在武周大牢。二则,他背负千古骂名,认下叛国之罪,交出兵权和王位,此生再不踏入大周一步。冷卓风便会放了她。

鸿门宴,醉翁之意不在酒。冷卓风真正的目的,是要借洛殇的命来夺取他手中的兵权。

此生若能看到她这样安然的睡去,江山皇权,荣华富贵,又怎抵的过她这一抹由衷的笑容。

冷邵玉抬手,轻轻的放上她腹部,温柔的眼睛看着

水月阁里,余音袅袅,几缕阵阵芳香,男人瞑目,执手相弹,琴声优美入耳。

“韩王殿下,晋王带着王妃离开了大周,已过尧山。”

男人渐睁双眼,浅淡一笑,续弹掌中铉。

冷邵玉并非真的要杀他,否则也不会应允让洛殇见他最后一面,因为男人知道,洛殇一定会救他。

花开一年,叶落十载,若知此生浮世梦,不若悲欢是与非。

泪茫茫,莫辞忘。

相思垢,情入骨。

“音儿此生,定要嫁给这全天下最威风之人。”

“你要什么,本王都可以给,唯独不会放开你。”

“只要能看到你,就算死一万次,我也愿意。”

“音儿,等我回来,我便娶你。”

“母后,不顾一切的去爱去付出,那岂非愚蠢。可为什么,您还要说的那么美好?”
412:大结局
极品王爷的独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