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节:四面楚歌

4月13日晚间十一点,今天的战局暂时休缓了下来,今天的战况结果也出炉了。

从门户网站到沈欢的新蓝微博,网络上铺天盖地的网友评论是4月13日这天这场战争战果的宏观表现。

从宏观面上来看,沈欢他们在今天的战争中是极其惨烈的惨败,社会舆论完全是一面倒地在批评他,指责他。

和网络舆论相比,《潜伏》的收视率是他们这场战争的具象化表现,只是数据也不好看。

“即时统计的结果,《潜伏》在地面四台的收视率再度下降,单城平均收视率已经跌破了4%。”

陈家康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沈欢拿着手机,坐在他书房的办公椅上,林荷溪也坐在一旁,像一只凶萌的地狱恶犬一样瞪大了眼睛盯着沈欢。

她本来想用实际行动安慰沈欢一番后就走的,但是沈欢有的时候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明明都已经困成那样了,躺在床上都能睡过去,可是到现在还是不去睡觉,任她怎么说都没用。

虽然现在事情确实很严重,但是这样搞他的身体怎么吃得消?事业要是没了,那是好事好吧,可能对沈欢来说是坏事,但是身体要是因此弄坏了,那不管是对于沈欢还是对于林荷溪来说可都是毫无疑问的的坏事啊。

她一定要把他赶去睡觉,不能让他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了,因此犯起了倔来,跟他耗上了,一定要他睡了她才肯走,而结果就是她在旁边一直坐到现在。

“啊”

林荷溪瞪着瞪着,还忍不住用手遮着打了个呵欠,瞪大了的眼睛也有些迷蒙了起来。

她是歌手,不是演员,生活作息相对而言还是比较规律的,而且张长富非常照顾她,不会给她安排什么乱七八糟的活动,所以她基本上还是保持了以前早睡早起的生物钟。

往常这个点,她差不多已经睡了,今天却是劳心劳力了一天,现在又在强撑着,忍不住就感到疲乏了。

“其实这下跌形势比我们预期的好,我们认为应该是有信息传达不畅通的缘故在里面,另外,收视目标人群和信息接收人群之间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不重合的,所以对于这个数字我们紧急研究了之后,觉得应该差不多是底线了”

沈欢听着陈家康的汇报,听到异样的声音还转头看了林荷溪一眼,正好看到她双眼迷蒙地在打呵欠。

这让林荷溪看到了,硬生生把自己剩下的半个呵欠给憋进了嗓子眼里,重新又把眼睛瞪大了,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沈欢,证明自己一点都不困,刚才沈欢所看到的只是他精神疲倦下所产生的幻觉而已。

沈欢摇了摇头,继续听着陈家康在那头汇报着。

“在这方面,视频网站上所反映出来的及时反馈重合度就很高了,播放量下跌得非常厉害。首播日的时候,《潜伏》的第一小时播放量冲上了50万,但是今天的第一小时播放量,连10万都没有,完全就是断崖式地下跌,可见网络视频方面的受众和现在这场热点事件的信息接受人群是高度重合的,反应非常及时”

沈欢听了半天,最后得到的结果就只有一个:在《潜伏》的收视率这个具象化战果上所呈现出来的结果,他们在第二天的这场战争中还是惨败。

电视台的收视率所反映出来的即时战果,沈欢无从知道,要通过陈家康才能知晓,不过趣酷网上具体的战果,坐在电脑面前的沈欢自己也是能够看到的。

就像陈家康所说的那样,《潜伏》今天放出来的两集,播放量很惨淡,可是下面的评论却是比首播的时候涨势还要凶猛,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抵制,强烈抵制!”

“强烈要求趣酷下架沈欢的所有电视剧!”

“一码归一码,虽然沈欢做人实在不怎么样,但是这部电视剧还真是挺不错的。”

“以剧观人,能拍出这样的电视剧来,沈欢确实挺有才华的,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什么隐情。”

“沈欢的水军厉害啊,都这样了竟然还打算洗白?可惜洗的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笑死我了,这电视剧也好看?现在的人都什么品味啊!”

“让这种人拍的电视剧继续留在网上,根本就是对这种人无耻行为的纵容,是在引导不良风气,是在犯罪!”

“我现在都有点怀疑这部电视剧会不会也不是沈欢拍的了,说不定他又是找了人暗中操作,然后自己出来署个名。对于他来说,我觉得还是很有可能的。”

“沈欢滚出趣酷!沈欢要是不走,我们就走!”

“沈欢滚出趣酷!”



视频下面的评论和那些门户网站里一样,一水儿地都是反沈欢言论,就算是有一些保持理智的认为作品和人需要分开的言论,也是寥寥无几,而且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不断涌现的评论中。而如此猛烈的评论量,播放量相比较而言却是少的可怜,也是中国视频网站对于播放量的行业规则所造成的,网友们短暂地点开播放页面来发布评论并不会被计入播放量,于是趣酷网就出现了有史以来播放量和评论量比例最高的一幕,几乎达到了10:1的恐怖比例。



从整个一天的战况汇总来看,沈欢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楚霸王一样,面临垓下之围,已是四面楚歌。

不过他倒是没有吟唱什么“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而是语气平静地和陈家康确认了各方面的事宜,确定都已经安排到位了,这才最终挂断了电话,也再一次看向了林荷溪。

“行了,我要睡了。”

林荷溪眼睛又是一瞪,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拍拍屁股起身,道:“好,那你去睡吧,我也走了。”

沈欢却是喊住了她,“都这么晚了,放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啊,今晚就住这里吧。反正当时搬进来的时候床褥什么的也都买了好几套,就拆了一套,正好给你用。”

对于之前林荷溪趁他睡着的时候偷亲他的事,沈欢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底还是相当震动的,心思转了千百回,到现在也没能想出来自己该怎么办。

这种事他没有碰到过,没经验啊!

如果这个世界有逼乎的话,他都想上去发个帖子了,标题都想好了——《女儿想要上自己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逼乎,没人给得了他建议,他唯一能够想到的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拖,先采取冷处理的办法,双方保持一点距离,大家先冷静冷静,说不定拖着拖着林荷溪的心思就淡了呢?

按照他的这个思路,他现在应该是让林荷溪赶紧离开的,可是天都这么晚了,他也确实不放心林荷溪一个人回去,只好硬着头皮把她留下来了。

反正房间多得是,两人又不睡一间房,应该没事的。

林荷溪听到沈欢留宿她,却是心头猛地一跳,打起了鼓来,喃喃道:“这不好吧”

她的脑子里已经浮想联翩起来。

而她嘴上说着“不好”,身体却很诚实,坚定无比地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一下,脚下像是生了根一样。

“就这样了,”

沈欢也不给她反驳的空间了,直接站起身来,绕过她出了书房,“我去给你铺一下床。”头却是有点疼。

作为一个导演,观察是他不自觉就会做出来的一件事,也是因此,他非常轻易地就看出了林荷溪的口里不一,也让他愈发肯定了林荷溪的心思,由此更是头疼,心下禁不住感慨起来:这该死的看脸的世界!

先是本茹,后是林荷溪,一个接一个的都是大美女,还都对他有意思,这可是另一个世界的他从来没有过的经历。要说这些事和他现在的这张脸没有关系,打死他都不会信的。

因为现在的他确实长得很帅。

可惜不管是本茹,还是林荷溪,他对她们都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这才是最烦人的。

他原本在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总是嫌自己长得太平凡了,耽误了自己的事业发展,可是他现在才知道,原来长得太帅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唉,长得帅真是好烦啊

沈欢干活还是很利索的,把林荷溪安排在了次卧,给她铺好了床,又把自己还没拆封的一套睡衣给她拿了出来。

“你将就一下,今天晚上就穿这套睡衣吧,也是新的。还有,这间房里就有卫生间,你在这里洗澡就行了,我先去洗洗睡了,太困了,晚安。”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之后,沈欢赶紧撤了出来,像是身后有一条地狱恶犬追在他屁股后边咬一样,火速逃进了主卧里,只剩下林荷溪一个人在次卧里。

刚才还困意满满的林荷溪,现在却是好像完全不困了,慢慢坐到了床上,缓缓环顾着房间的四周,右手还自然垂了下去,落在沈欢放在她床上的那套男士睡衣上,轻轻抚摸着。

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之后,才从床上站起来,悄无声息地走到门边,并没有把头探出去,就这么站在门口侧耳倾听了好一会儿,这才关上了房门,下意识地想要反锁房门,却在落锁时犹豫了一下,最后也没有上锁,心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孔微红。

最后她反身走向了次卧里的卫生间,没一会儿里面就响起了水声来。



这个夜晚对于林荷溪来说是非常特别的,她洗漱完毕之后躺上床,半天都没能睡着,一双眼睛贼亮,就那么亮闪闪地在黑暗中闪烁着。

她甚至产生了幻听,有好几次都感觉听到了房门被拧动的声音,每一次都让她的心揪了起来,屏住呼吸,可是每一次等待了半天之后,都发现是自己的幻觉,房门并没有被拧动。

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宿,等到她精神上的兴奋期过去之后,这才在不知道几点的时候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和她相比,沈欢虽然心思也很重,但是几十个小时不睡觉,他的身体已经极度困倦了,所以洗完澡之后倒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而第二天,等到林荷溪起来的时候,发现沈欢已经离开了,还在桌子上给她留了早餐和便条。

“我去公司了,吃了早餐先回去吧。”

这简单的一张字条,又让一夜没睡好、都有了黑眼圈的林荷溪看了半天。

而在同一时间,沈欢已经来到梦工厂了,为今天的这场战斗开始做起了准备。



事实上,今天的这场战斗,早两天就已经开始布置了,并于昨天基本完成了工作。而他们工作的成果,也通过今天的报纸表现了出来。

《沈欢将于今晚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统一回应》,《是绝对反击还是最后的哀鸣?》,《沈欢公开发声,邀请罗明海当堂对质》

从这些新闻中可以看到,沈欢并没有像大部分明星那样隔空对喷,也没有马上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是说他将在今晚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回应大家对他的所有质疑,给大众们一个交代。而这场新闻发布会,也不是像绝大部分新闻发布会那样,采用媒体采访、事后播出的形式,直接就是面向全国观众现场直播。

“本场新闻发布会将于星光卫视今晚七点整准时开始,新蓝微博进行独家网络直播”

这场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地点、如何观看、播放渠道,新闻报纸上都交代得明明白白,这消息一经发售传播开来后,成功引燃了广大群众们的兴趣,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上面来。

在他们看来,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没什么好说的了,所以沈欢举办这场新闻发布会,究竟能说出怎样的花来?纵使他巧舌如簧,又岂能骗过人民群众雪亮的双眼?所以他是想要绝地反击呢,还是为自己的行为向全国广大观众谢罪?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在今晚的这场新闻发布会上能够找到答案。
第二百五十八节:四面楚歌
我不是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