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零章 闯山

我坐在司若边上低声说道:“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东西?”

司若说道:“应该是怨灵的一种吧?有些像是怨女,但又不像,我也说不准那是什么。”

其实,我早就知道那是什么。我爸爸留下来的藏书里有过关于鬼怪的记载,但是,我爸爸也在百鬼录上批了注解:世上鬼怪九假一真,未见者,切不可信以为真。

百鬼录中曾经记载过一种怨灵,名为发女。传说,发女都是为人抛弃的痴情女子,每当她们想起与负心人的缠绵悱恻,就会不断地撕咬自己的身躯,直到把自己吃得只剩下一颗头颅为止。

正因为她们生前都与对方立下过“结发同心”的誓言,所以她们的怨气就全都化成头发,发丝越长,代表着她们的怨恨越深,头发既是她们的怨气,也是她们追杀负心之人的利器。

徐佑大概是知道这座鼎阵当中究竟藏着什么东西,才会将项临弄成一个类似于怨鬼的存在,要么是准备用项临的怨气引出发女,将她带到鼎阵之外击杀要么就是想让发女把项临当成同类,让项临给他们找出一条安全的通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说,那女人非要让我们成亲是什么意思?”

司若低声道:“我们成了亲就是夫妻,你要是一去不还,我心里肯定会对你生出怨气,哪怕那种怨气只是一点儿,她也会通过怨气找到你。”

“鬼怪可以跨越阴阳两界,她从阴间找你,可以不受地域的限制。”司若低声道,“我想,这就是她非得让我们成亲的原因吧!”

“嗯。”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司若却低着头说道:“那我们要要成亲吗?如果如果,发女明天早上来了,发现我们什么都没做,会不会”

司若的声音比蚊蝇声大不了多少,要不是我耳力超群,根本听不见她说什么。可我现在能做什么?

装作什么都没听见?那会伤了司若的自尊。

要是像发女安排的那样去做?我实在是做不出来。毕竟,我对司若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这种事情可不像握手、拥抱那样的简单。

我轻轻拍了拍司若的肩膀:“先等等,等我想想会有办法的。”

我嘴上说着会有办法,可是究竟有什么办法,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啊!

司若低声道:“要是一直活在这座岛上也挺好。只有我们两个,像古代人那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不用去想什么恩怨,也不用去想什么江湖,安安静静地活着,不好吗?”

“现在不是我该安静的时候啊!”我说的是实话。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做,我安静不下来,也没法安静。

司若倚在我的肩上:“那就让我安静一会儿吧”

我任由着司若倚在我的肩上,脑子却在飞快地旋转着从我们上山以来的每一个细节。

我脑海当中忽然灵光一闪之下,“噌”的一声拔出了长刀。司若顿时被眼前闪过的刀光给吓了一跳:“你这是”

“这把刀有问题。”我把长刀凑到烛火之前,从上到下的连续看了几次之后,才调转刀鞘,在刀身上敲了几下,刀鞘当中很快就落下了一层红色的粉末。

“原来如此。”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司若赶紧凑了过来:“你说什么原来如此?”

我指着刀上的粉末道:“有人在我的刀上动过手脚。他应该是比徐佑还要高明的丹士。”

我刚才在药鼎把长刀扎进了一个发女的头颅之后,她当即被燃起的火焰烧成了灰烬。那时候我并没多想什么,只是觉得那是发女被杀之后的自然反应。

当我被逼到踩着铜鼎逃生时,我只不过是赌了一下发女怕火,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那个时候,我就在怀疑我的刀出了问题。

金属之间的摩擦可以产生火星,也能产生一定的热量,但是肯定不会让一把精钢百炼的长刀达到像是烙铁一样可以直接引燃其他物体的程度。

只不过我一直没有时间去看自己的刀罢了。现在看来,我的长刀能够起火,全是因为刀鞘里的药粉。

药粉肯定是出自丹士的手笔,而且这个人一定离我不远,否则他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往我的刀鞘里塞东西。

司若惊讶道:“就算还有一个丹士在,也改变不了什么吧?”

“不对。”我摇头道,“还有人在,就说明他也想上丹岛九重天。而且,那个人并不跟徐佑一路,他们两个完全是一种竞争上的关系。徐佑着急,那个人更着急。看来,我得想办法给他点压力才行。”

我说话之间,把长刀上的药粉分成两份,将其中一份洒向刀身之后,猛然挥刀往石桌上劈了过去。点点火星从我刀下迸起时,我手中的长刀又像是被炉火锤炼般的掀起了赤红的颜色。

我不等刀上的灼热退却,便反手一刀劈向了封锁在洞口上的黑发。层层发丝遇火即燃,从中间开始崩向两边。那颗美人头的怒吼也随之而起:“你们想要作死吗?”

我手提长刀贴在洞口边缘沉声说道:“那位朋友,你让我帮你办事儿,总得告诉我你的身躯在什么地方吧?如果你的身子已经被自己吃了,我上哪儿去找你躯骸?”

那个美人头厉声道:“你是王战的儿子,他会什么都不告诉你?”

我沉声道:“我要是有儿子,也未必会什么事儿都告诉他。”

外面的美人头不由得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名叫貂蝉,你相信吗?”

我忍不住微微一愣。

外面那颗人头虽然美艳至极,但是说她是貂蝉,我却不敢相信。

貂蝉本来就是一个极有争议的人物。首先,正史当中并没记载过貂蝉其人。据今人考证,貂蝉本名任红昌,15岁时入宫,专门掌管汉代时官员帽子上所戴的一种装饰物:貂尾、蝉羽,所以人们唤她为貂蝉。三国演义中貂蝉的原型很可能就如罗贯中所写,是王允的一个婢女。

至于貂蝉在吕布死后的去向,也成了一个谜团。有人说,貂蝉被曹操收入了铜雀台也有人说是被曹操赏赐给的了关羽,关羽不被美色所迷,将貂蝉斩首,后世戏曲当中也就有了关羽月下斩貂蝉。

我沉声道:“你大概是说笑了吧?我就当你是貂蝉吧,你身上的怨气是哪里来的?来自董卓?他早被吕布杀了。来自吕布?吕布当年为了你不肯突围,结果被吊死在白门楼,你会对他产生怨气?”

貂蝉冷声道:“这个不是你该问的事情,你只要负责找回我的身躯就行。”

我笑道:“你总得给我一个大致的位置吧?”

貂蝉说道:“我只知道王战说过,我的身躯藏在美人冢,至于那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我冷声道:“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让我怎么去找你的身躯。你干脆还是杀了我算了,免得那么多麻烦。”

貂蝉冷笑道:“王战能找到的地方,我相信你也能找到。你用心点去找就行了,还需要说得更多吗?”

我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我总得先证明你就是貂蝉吧?”

貂蝉的声音顿时一冷:“你想要怎么证明?”

我悄悄撒开了握着药粉的手掌,暗红色药粉顿时顺着我的刀锋往刀尖上流落了下去,在短短片刻之间覆盖了整个刀锋。

我不动声色地对洞外说道:“传说,貂蝉没有耳垂。我想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耳垂。”

相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四大美人,各自都有一定的缺陷,貂蝉的缺陷就是耳朵小,而且没有耳垂。貂蝉为了掩

饰自己的缺点,发明了耳坠。传说,戴上精美的首饰加耳坠,在月光下更是风情万种,似天上翩翩起舞的仙女堕落凡尘。

洞外的貂蝉顿时不悦道:“你不觉得自己的要求太过无理了吗?”

“不觉得。”我沉声道,“事关两个人的性命,我想确定你的身份难道也错了?”

貂蝉强忍怒火道:“好,我就给你看看。要是你看过之后再推三阻四,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我眼看着封锁在洞口上的发丝层层打开之间,转头向司若喊道:“媳妇儿,把蜡烛给我拿过来。”

本来已经拿起蜡烛的司若,手掌却在这时轻轻抖了一下,红色的蜡油一下滴在了她的手上。

我顿时吓了一跳。

如果等门口的发丝全部打开,貂蝉马上会看见我拎着刀站在门口,她就算再傻也会猜到我想做什么。我唯一可以出手的机会就是发丝要开未开的那一瞬间。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引燃刀上的药粉,全靠这点烛火了。

司若的动作稍慢一点,我就会功亏一篑。我看向司若之间,她也快步往我身前走了过来,可是她手中的烛火却也被她带起的气流当场吹灭。
第二四零章 闯山
神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