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问

“闭上嘴。”徐础声称已得范学精髓,却只是模仿范闭的“三字经”式的回答。

于瞻话才说到一半,听到这三个字不由得一愣,随即大怒,挽起右边袖子,喝道:“你仰仗自己做过吴王,就可以随便羞辱读书人吗?你那个吴王来历不正,原本就不受天下人承认,所谓退位不过是给自己脸上贴金,根本就是不得已而为之。做王不成,跑来思过谷强夺范学正统,你可错了,范门弟子虽愚,比你聪明的人也有几十、几百位”

于瞻喋喋不休,徐础像是被数落得无言以对,垂目不语,冯菊娘怒目而视,安重迁一会瞥一眼美人,惊诧她面带怒容时竟然更加艳丽,一会小声劝说同窗,另一边的严微偶尔咳一声,别无它言。

于瞻心头火起,谁也劝不住,可是说得久了,有些词穷,对方又完全没有回应,他渐渐地也觉得无趣,嘴里“这个”、“那个”多起来,最后哼哼声比正经的说话还要多。

徐础觉得差不多了,抬起目光,微笑道:“说得舒畅吗?”

“你还没认错,我哪来的舒畅?”于瞻心中火气又烧起来。

“所以你刚才的许多话并没有完全说出自己的想法?”

“没有!我还要说那个你夺不走你那个不是真王,哼,哼,不是”于瞻竟然找不出更新鲜的话来。

徐础又等一会,“阁下拜范先生为师多久了?”

“两年三个月,算是后进,但是比你早得多,不不,你根本没入门。”于瞻的火气稍一消退,又升起来,只是势头有所减弱。

“嗯,不算短了,即便没有入室,也该升堂了。”

于瞻微微一愣,哼了几声,“先生的确说过我勉强升堂,离入室还远着。那又怎样?于某有知之明,我不是范门最好的弟子,但是有一腔护卫师门的热情。”

“既已升堂,范先生应当对你有所教诲,他没让你少说多思吗?”

于瞻又是一愣,他性子刚烈,但是对“范门弟子”的身份极为看得,不会当面撒谎以辱师门,“范先生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他说”

“说什么?”冯菊娘好奇地问,“听你说话挺利索的,现在怎么吞吞吐吐了?”

“师父教我再思而言,三思而行。”

冯菊娘笑道:“你刚才说那些话之前思了几遍?”

于瞻脸有些红,心中怒火将烧未烧,另一个声音提醒他一旦发怒,必然再入陷阱,“不同,这次不同”

“闭上嘴。”徐础又一次道。

于瞻极度憎恶这三个字,火气腾地蹿起几丈高。

徐础这次不给他长篇大论的机会,马上补充道:“这是你入室之后,范先生才会说给你的话,生前迟迟不说,就是担心你承受不住。”

“我我”于瞻的火气蹿起得快,跌落得也快,心乱如麻,目光转动,落到严微身上,向他求助。

严微却不看他。

徐础又道:“范门学问,多半在自悟,‘言传身教’,范先生更重‘身教’,阁入拜师两年有余,没有一点长进吗?”

于瞻越发吃惊,“你你怎么知道?先生有文字留下来?”

徐础摇头,“身为范门弟子,你当知道,范先生烧掉了所有文章,这也符合他重‘身教’的学风。”

“可是你怎么有人教你,肯定是宋取竹,他和你倒有几分相似,都很狂妄,自认为能够平定天下,你在东都杀人无数,他在邺城也杀过人,通缉令现在还贴在城门上”

“有教无类,范先生并没有因此驱逐宋取竹,反而将他留在身边,指定他来处理后事。范先生知人,宋取竹也果然不负所托,对范先生遗命没有半点违逆。”

“那有何难?我们都能做到。”于瞻不喜欢宋取竹,对此人能留在师父身边,一直耿耿于怀。

“你们立碑了?添土了?”

“刻碑立传为留先生事迹,添土增坟为表弟子孝心。”

“却都与范先生遗命不符,若是宋取竹就不会这么做。该烧的烧,该埋的埋,一件不多,一件不少。”

“先生遗命一切从简,乃是他谦虚”

徐础脸上露出计谋成功的得意微笑,于瞻心中火气又要上蹿,他强行压下去,“你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吗?”

“刻碑以传范先生事迹,添土以表孝心,不如身行其道,令身边人慕而想之。范先生尸骨未寒,阁下便已曲解师命,范先生毕生求实,何必自夸?又何必谦虚?他的每一句话,都需要照实理解,不增不减。他说从简,便是从简,他说你要再思而言三思而行,你就要再思、三思,多一思、少一思都是错误。”

于瞻哑口无言,半晌才道:“一切不增不减,岂不是拘泥于学问?范先生最反对这样的做法。”

“所以他要烧掉文章、从简安葬,令天下人无可拘泥。”

“先生文章传播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留在谷中的文章不过万分之一,该拘泥的还是会拘泥。”

“范先生前半生言传,后半生身教,他烧掉文章,不为天下人,只为诸弟子、只为阁下一人。”

“我?我可没这个荣幸,先生对我”

“我只见过范先生两面,便已觉得他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每一言、每一动皆中我心,阁下受教两年多,还觉得自己只是众多弟子之一?怪不得范先生说你升堂,而未入室。”

于瞻又一次哑口无言,看看安重迁,又看看严微,然后低头想了想,似乎找到了反驳的话,张开嘴,吐出的却是一股无力的空气,这回他遵从师教,再思一遍,一句话不说,竟然转身走了。

冯菊娘莫名其妙,向安重迁道:“他怎么回事?”

安重迁的脸一下子红透,嗫嚅半天,也没给出整句回答。

冯菊娘没耐心等他,向严微道:“这位严公子一直不开口,颇有高手之风,你的一个同伴已经走了,另一个话都说不清,该你出手了。”

严微拱手,“严某甘拜下风。”

他一开口就认输,冯菊娘意外,安重迁吃惊,“严师弟,咱们这些人就你”

严微摆下手,继续道:“严某甘拜下风,但是并不承认徐公子所说的‘已得精髓’,我们这二十二人皆是范门不肖子弟,能够升堂已是意外之喜,再没有入室之人。可范门弟子数百,自有得先生真传者,听闻先生仙逝,必当前来祭拜,到时再与徐公子一辩真伪。”

“欢迎之至,能与同门探讨学问,正是我之所愿。在此之前,我会一直住在谷中,静待范先生的真传弟子。”

严微告辞离去。

安重迁自然不愿一个人留下,本想刻意忽略美人,却不由自主地向她拱手,含糊不清地告辞,冯菊娘问了一句“什么”,他立刻面红耳赤,慌忙出屋。

于瞻出门之后什么都不肯说,挤开人群,独自跑出谷外,令众人惊慌不已。

严微也不愿多说,等安重迁出来,道:“一言难尽,请师兄说吧。”

安重迁脸上红晕未消,众人都以为他是因为论辩失败而羞愧,不疑有它。

“这个事情越来越复杂,先回邺城再议,看来得请几位师兄过来才行。”

众人越发惊讶,围问不休,尤其是其他范门弟子,极不服气,却没人真敢进去挑战,安、于两人铩羽而归也就算了,连严微都说“一言难尽”,别人更没信心。

人群渐渐散去,该走的走,该祭拜的祭拜。

昌言之长出一口气,伸展双手,掌心里全是汗珠,“还以为真要动刀呢,执政徐公子怎么能将谎话圆得这么好?”

老仆笑道:“谎话永远圆不好,你得当真话说。”

“可是”

“可是什么?公子独自入谷,拜见、安葬范名士,你看到经过了?”

“没有啊,咱们谁都没看见。”

“所以啊,你怎么知道公子没得范名士传授衣钵?你随口一说,其实是撞到了事实。”

“是吗?我有这么厉害?”

“瞎猫碰死耗子,这种事在你身上也就发生一次,千万别得意。”

“我不得意。哦,原来徐公子真得了衣钵,那就好,以后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句话了。”

老仆满意地点头,“该干嘛就干嘛去吧,明天找两个人,随我进城去买些粮食,咱们人多,只住一天米缸就见底了。”

“可不是,所以我都没留客人吃饭。”

山谷渐渐恢复正常,到了傍晚时分,吊唁者减少,越发显得安静。

房间里,徐础继续坐思,冯菊娘展开屏风,无心写字,也不愿离开,一会收拾茶具,一会擦拭屏风,借机偷偷打量徐础脸色。

几次之后,徐础终于看过来,“你有话问?”

“我知道公子聪明,可你怎么猜到范先生说过那些话的?”

“我猜到了吗?”

“那位于公子自己都承认”

徐础笑道:“这才是关键,他自己承认。”

冯菊娘若有所悟,“可公子毕竟说出‘闭上嘴’三字,与范先生的‘再思而言三思而行’差不多。”

“‘闭上嘴’或许有一百种解释,你与于瞻拿范先生的话当成唯一选择,与我无关。”

冯菊娘睁大双眼,笑道:“原来如此,公子我能说公子果然狡诈吗?”

“狡诈?范门之学的精髓便是自学、自问、自悟,我的话令于瞻自问,他若能坚持下去,或能自悟。”

冯菊娘笑着摇头,“范门学问太难,我连自学都做不到。公子呢?是不是已经自悟了?”

“我在自问。”

“整天都在自问,还没问明白?”

“整天可不够,这是需要整年的工夫。”

“这么难?我还是乖乖学写字吧。我在这里不打扰公子吧?”

“不打扰。”

“那就好。呵呵,读书人挺有意思,被逼得说不出话来,也不肯动手。他们能请来‘真传弟子’吗?”

“能,待会或许就有一个要来。”

“咦?听他们的意思,‘真传弟子’不在附近。”

“得其真传者,未必是记名弟子。”

冯菊娘听出这句回答里暗藏多种解释,自己又要落入陷阱,于是笑而不语,恰在此时,老仆敲门进来,“公子,邺城衙门来了一人,自称孙雅鹿,要见吗?”

“请他进来。”

冯菊娘越来越觉有意思,哪怕被撵,她也不肯走。
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问
谋断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