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四章 发不出的怒火

看到一双儿女虽然吵吵闹闹,感情却明显比以前亲近了许多,李?苹?睦镆埠苄牢浚?蠖鹊乃档馈澳咀由涎?诘慕?绞遣恍。?罱?喜瓜鞍嘌?暗囊驳娜泛苄量啵?杪璺⒏??000块钱的奖金,外加3天假期。

省的你整天说我偏向你哥。”

“哦,妈妈万岁、万岁。”李木子听到这话整个人一跃而起,抱住母亲的脖子欢呼道,引得一旁张初九、张光耀父子哈哈直笑。

当夜全家人开开心心的又聚在一起吃了团圆饭,张初九也没回道观,直接在家里睡下,打算明天一早就开车回胶南。

但没想到次日拂晓,他意外接到了宋舍的电话,不得不取消了自己回乡的行程,赶去了胶澳流亭机场。

流亭国际机场,始建成于蓝星公元历1944年,乃是整个华国首批建设的机场之一,因坐落于岛屿之上,所以距离市中心仅10多千米,不过规模不小,至今几经扩建已是华国十二大干线机场之一。

机场拥有总面积20余万平方米的航站楼两座,机位上百,开通定期航线300余条,可直抵国内100多个、国际50余个城市、地区。

吃过早餐,来到流亭机场东候机厅人流川行不息大门口边吃冰饮,边等了一会,张初九便看见宋舍远远的一脸怒意跑了过来,近前后第一句话便高声质问道“师弟,听说你被天师道院特招为博士生了”

“是啊,”刚才通电话时张初九就已经猜到宋舍发怒的原因,表面却一副欢喜的样子道“国家统招的博士,学位在整个蓝星都受承认,到星际高等文明星球都能折成大学教育。

当然区区一个博士学位,我以后考的话也能考的上,但可以直接由高二坐直升机跳级读博,可以节省好几年的时间,何乐而不为呢。”

听到这番话,宋舍这才想到张初九和自己不同,是在俗世中长大,小时候观念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上学。

上完小学上中学,上完中学上大学,上了大学有本事的话读研究所读硕士、博士,才是顺理成章人生轨迹,考虑的东西和自己这种从小在传古宗派长大的人,完全不同。

满腔的怒火一下变得没借口发出来,宋舍张张嘴巴,苦笑着“哎”了一声,有气无力的抱怨道“你,你都是3级超凡生命了,又是授?的道士和职业虚境探险者,还上什么博士啊。”

“超凡者是我的进化状态,”张初九奇怪的道“授?道士是我继承祖业附带的身份,虚境探险是我的兴趣爱好,和赚钱的门路,读博士成为杰出、卓越的科学家则是我毕生的理想,这并不矛盾啊。

就像宋师兄你,也是授?道士、超凡生命、职业虚境探险者,不还是为国家效力,在安全部门当公务员吗。”

“我,我那是门派所遣”宋舍脱口而出道,之后感觉深入的话不好再说,叹了口气道“你读博士就算了,为什么要接受天师道院的特招呢。

天师道也是传古宗门之一,你身为混元洞的弟子怎么能另投它派”

“天师道院是隶属于华国教育部管理的正规公立高等院校,”张初九错愕的道“天师道只是协助教学而已,又不是什么师门传承。

道院毕业的学生,政府会认定为特殊人才,给予公职人员身份,根本不是天师道的弟子,所以我只是上大学而已,怎么能算另投它派呢。

难道有了传古宗门记名弟子的身份,就不能去考其他传古门派和国家联办的学校了吗,没听说有这个规矩啊”

宋舍被怼的一时间哑口无言,沉默良久,苦笑着说道“明文规矩是没有,但一般宗门弟子都不会犯这个忌讳,免生尴尬。

就好比你是混元洞的弟子,以后去天师道院上学,可能代课的教授就是天师道中人,若是未来混元洞和天师道起了矛盾、争执,岂不是很为难。”

张初九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道“啊,原来还有这一节啊,我都没想到。”

“你身为混元洞弟子,应该想到的。”宋舍沉声道。

“宋师兄,如果是你这种门派真传弟子的话,当然应该想到,”张初九撇撇嘴道“可我一个在混元洞里连正式师傅都没有的记名弟子,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君不闻古语有云,彼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彼以众人待我,我以众人报之吗。”

宋舍被张初九堵得哑口无言,张口结舌许久才恨恨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记名弟子只是开始,只要你用心为门派做事,三、两年间便真传可期。”

“行了宋师兄,”张初九摆摆手道“我没你想的那么市侩,刚才是被你的态度逼的话赶话,随便说说而已。

其实我爸就是大学教授,我还不明白大学里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吗,哪还有什么师生情谊啊。

尤其是研究生和导师之间,导师呢像老板,学生呢像员工。

上学的时候学生为了张毕业证不得不尽心竭力的巴结导师,毕业后马上翻脸恨不得捅导师几刀,所以你就别瞎担心了。

以后混元洞真要是和天师道斗起来,我根本没什么为难的,一定是向着混元洞。

不过现在是星际社会,法制国家,哪还会有什么门派之争啊,又不是拍电视剧。”

听他这么说,宋舍的表情好了很多,但因为心里还是憋了很多话,碍于张初九只是师门记名弟子的身份,还明显对混元洞没太高的忠诚度所以没法明说,只能又叹了口气道“好了,师弟,你既然接了天师道院的录取通知书就算是木已成舟,也不好再推迟了。

免得被旁人笑话我混元洞识人不明又气量狭窄,哎,这次回师门,我豁出这张脸去也要给你弄个内门弟子的身份来。

咱们进机场吧。”

“我早就想进去吹冷气了,走吧师兄。”张初九闻言笑吟吟的说道,之后和授?并肩走进了候机楼中。

两人来之前就已经预定了直飞华国川蜀省蓉城市的机票,取过票,拿了登机牌,通过安检来到登机闸口处刚刚坐下,突然张初九感到自己体内深藏的黑暗力量微微一颤,一股奇怪的感应袭上心头。
二百二十四章 发不出的怒火
煞气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