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群精神病

夏国,某丛林深处有一座绿色的军营。

这里就是令世界各国闻风丧胆的血狼特种部队基地。

血狼部队成立仅仅几年时间,就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以敌人的鲜血捍卫住了血狼的尊严和荣誉。成为当今世界最顶级的特种部队!

此时,军营操场上,英姿飒爽的绿色身影排列整齐。

队列前面,一名高大威武的中年将官正在训话。

中年将官三十多岁,军衔,少将!

中年将官身后,站着四个同样高大威猛的中年教官。

六十几个新兵的目光坐标全部凝聚在中年将官身上。

男兵们一脸崇拜。

其中的六个女兵更是俏.脸通红,春.情满眼。

因为,他是狼首!军人的骄傲!

狼首,凶名远播,誉满全球。

狼首是令世界恐惧的存在,是无数夏国军人的英雄榜样。

狼崽子们?欢迎你们来到血狼地狱!

中年将官刚毅帅气的脸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晶亮的眼睛扫视着面前这批刚被选进血狼特种部队的新兵。

这些新兵都是各个部队的兵王,但在这里,他们都是新兵。

我是狼首,也是你们的总教官!狼首说到这儿,露出整齐的米粒小白牙。

新兵们更加激动了,因为,狼首居然要亲自训练他们。

狼首忽然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说道:

不要把这里当做你们镀金的天堂,也不要把这里当做惨无人道的人间地狱!但,我要提醒你们,从这里走出去的每一个人都把这里称做,坟墓!

新兵们无动于衷,血狼身为夏国最神秘的的特种部队,训练残酷是必然,他们早有思想准备!

退伍不褪色,退役不退籍。你一旦成为血狼队员,终身都是血狼的队员。你们将随时待命!哪怕,你们伤残。狼首面无表情,声音里也没有任何情感。

终身?残了也要接受任务?此时,有的新兵脸色变了。

他们有吃苦的准备,但这个准备是为了应对训练的残酷,而不是被捆绑一辈子,更不是去送死。

不要认为这只是一场炼狱式的训练。从这里淘汰出去时,你,也许会变成一具冰凉的死尸;也许,你会变成一个四肢不全的残废;也许,你会成为一个神志不清的植物人。而这还只是初步淘汰!狼首严肃地说道。

此时,这些新兵尽皆动容。这里可比他们想像的要更残酷得多。

你们刚才都看到了血狼淘汰光荣榜,那上面有一百零八位在训练中死去的淘汰者。在这里,淘汰,也光荣!但前提是,你死了才有资格登上这个淘汰光荣榜。

狼首声音低沉,似乎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此时,新兵们各个脸色严峻起来,没了刚才的激动。

训练都能练死人?可见这里的训练残酷到何种境地。

很多人当兵的目的是镀金,是崇拜这身橄榄绿。至于保卫家园保卫国家,只是和平年代人人都可以喊出来的口号而已。

他们从没想到过现代当兵会上战场,会牺牲。要是知道是来送死的,他们也许不会选择当兵。

凡是能坚持到最后能留下来的,无一例外也都成了精神病。因为精神好的是坚持不下来的。我,也是个精神病!别看我现在很正常,那是因为,我吃药了!狼首说道。

狼首的话让人觉得可笑,但是,六十几个新兵,却没人能笑得出来。

因为他们看得出,狼首不是在危言耸听,不是在吓唬他们!那个淘汰光荣榜,确实存在,他们刚刚参观过,只是刚知道它的来历而已。

你们可以想象,由一个精神病来训练你们,后果会是什么样子!现在,你们想要退出还来得及。

狼首说着,突然浑身杀气肆意,一脸凶气地吼道:你们有谁退出吗?

此时的狼首,似乎,精神病犯了。

新兵们都是一哆嗦,无不脸色苍白!

几个女兵更是花容失色,眼睛里早没了崇拜,有的只是恐惧。

虽然恐惧,但是,没人退出。

因为他们是军人,他们是各个部队里选拔出来的兵王。

他们也没脸就这么回去。

他们即使被淘汰,也必须拿走一颗象征着血狼荣誉的狼牙。

能以淘汰者的身份拿走血狼特种部队狼牙的兵,也绝对是兵王之王,也是各个部队争抢的宠儿。

狼牙,代表着尊严和实力!代表着血狼对你的认可。

很好!你们都很有兵王种!但是,一会儿,你们就会知道你们选择留下是多么的愚蠢!

狼首说到这,转身对身后的一个脸上布满刀疤的教官喝道:

狼二?带他们去参观血狼地狱!

是!

面目狰狞的狼二,标杆溜直地敬礼。

狼二的脸很恐怖,脸上的伤疤层层叠叠,纵横交错,像是隆起的褐色山丘。

他身上的疤痕之多,就更不用说了。

狼二,是血狼部队的教官之一!

全体!向右转,齐步走!

狼二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冲着新兵们喝道。

随着他的张口说话,狼二脸上的紫色山丘在移动,更显狰狞恐怖。

此时,他的形象,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新兵们都不敢看狼二。

女兵们紧咬双唇,似乎在忍着呕吐!

等狼二带着新兵走了,狼首身后的狼一,开口问道:老大?这批新兵蛋子怎么样?

狼一是血狼特种部队副大队长,也是新兵训练营的第一教官。

血狼部队成员,只用代号。

死了,代号保留,永不褪色!

狼一的脸上疤痕不多,只有两条交叉的刀疤扣在脸上。他的左右脸蛋子上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这是子弹留下的美丽纪念。

狼一的身材比狼首矮半头,但体格比狼首还要魁梧。

几个教官中,只有狼首脸上光光溜溜,没有一块疤痕,但其身上的疤痕却层层叠叠无以计数,比任何人都多。

狼首曾经自嘲,他冬天都不用盖被子,疤痕就是被子;夏天不用穿衣服,疤痕就是衣服。可见其身上已经没有好地方了。

听到狼一的询问,狼首抱着膀子说道:一半一半!

啊?还能剩下这么多?这批新兵蛋子不赖呀?狼一虎目发亮。

这批新兵确实不错!狼首说道。

老大?他们里面有可能出现凶兵吗?狼一希冀地看着狼首。

凶兵,是兵至极的代号。

除了狼首,夏国军队中,再也没有出现过凶兵。

世界也没有!

世界各国对夏国的凶兵极为忌惮。

凶兵一出,谁与争锋!这是世界各国对凶兵的评价。

没有!狼首遗憾地摇头。

五年了,除了你,再也没有出现一个凶兵。狼一,一脸的失望之色。

靠!你以为凶妖兵是大白菜呢?凶兵,仅此一枚,足以!狼首白了一眼狼一,拍拍胸脯,得意地说道。

嘿嘿!狼一咧嘴笑了,露出一口金灿灿的假牙。

狼首看着狼一嘴里的金灿灿,帅气的眼睛里露出贪婪之色。

狼一看到狼首的眼神,一机灵,赶紧捂住嘴巴,呜呜说道:老大?我都给了你一个狗链子粗的金项链了,你能不能不惦记我这一口大金牙?这可是俺媳妇儿送我的,为的就是让我牙好身体就好,吃嘛嘛香!

狼一眼里露出恳求和畏惧之色。

为了弟妹的幸福生活,就算了吧。坏了!狼首点点头,突然撒腿就跑.

狼一吓了一跳。

老大?一会儿你还要训话这些狼崽子呢?狼一冲着狼首的背影喊道。

我马上回来,大金链子让我拴大黄了。我得赶紧取回来,否则,大黄那货又要啃掉我二两黄金了。狼首声音未落,人已经没影了。

呜呜呜,我的大金链子啊!狼一一拍大腿,感觉凶多吉少。

大黄,是血狼部队中的犬王,确切的说,大黄应该是狼王。因为它是狼首驯服的世界上最凶残的金毛狼。

金毛狼比狼首还变.态,不喜欢吃肉,喜欢啃金子。

狼首很快就回来了,哭丧着脸,两手空空。

我草!大黄不会真把大金链子给啃没了吧?狼一见此,大惊失色。

我草大黄它祖宗十八代的,一个破狗,不啃骨头,啃金子!狼首突然破口大骂。

狼一顿足捶胸:黄金万两啊!

断更反馈
第1章 一群精神病
绝品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