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撕破脸

寒家议事堂,所有寒家长老都已经到场。

大长老坐在自己位置上,闭目养神。

这时,寒松走入议事堂,见人齐了,朗声道:各位,这么晚找大家来,实在抱歉,不过确实有重要的事要商量。

大长老眯着眼道:家主有话直说就好,身为寒家长老,我们责无旁贷。

听出了大长老语气里的不满,寒松笑了笑,坐到了自己位置上。

等众人安静后,寒松脸色突然变得阴沉,叹道:我得到线报,挑衅寒家的那些人,身份已经查实,不过真相貌似和我之前听到的有些不同啊。

闻言,大长老睁开了眼,淡淡道:家主此言何意?

说话间,众位长老也是不解,他们不明白寒松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寒松环视四周,轻轻拍了拍手掌,随即从议事堂外,走进了几人。

其中寒诚和寒啸都在,甚至连寒轩也在此列当中。

见其他人都没什么表示,寒松道:是你们自己说,还是我问啊?

此刻,寒轩几人都是面如死灰,来之前其实他们就已经都招了。

毕竟寒松那些心腹,要不是吃干饭的。

现在听寒松如此说,一个个连忙跪倒在地,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原委交代的明明白白。

当寒轩等人七嘴八舌的说完后,寒松道:各位,你们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

此时,众长老窃窃私语,他们都清楚寒诩是大长老的人,如今寒松这么问,明摆着是让众人表态。

可大长老是谁,平日里在寒家可谓呼风唤雨,在景川也响当当的人物,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为了一个年轻的家主,得罪了这个老牌的长老。

见众人都不表态,寒松转头看向了大长老,问道:大长老,按寒家的规矩,应当如何处理啊?

大长老面沉似水,他知道今天寒松这是针对他的。

可现在事实清楚明了,就算他想保寒诩,也没有理由。

寒家祖训有言,欺辱百姓者,废弃修为,逐出寒家。

寒松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大长老都这么说了,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办吧,来人去把寒诩府上所有人带来这里。

随着寒松一声令下,门外的那些寒家亲信纷纷领命离去。

这些人是寒松刚刚调集回来的,为的就是确保这次的行动能够不打折扣的执行。

大长老见寒松雷厉风行的做派,阴阳怪气道:家主,寒诩的事情已有定论,那挑衅寒家的那些人又该如何处置?

闻言,寒松霸气十足道:这些人罪无可恕,我要亲自处理,就不劳大长老费心了。

你大长老气的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起身便要离去。

寒松道:大长老,这是何意?

老朽累了,这里的事情全凭家主定夺就是。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径自走出了议事堂。

他这一走,其他长老都炸锅了,他们没想到今天寒松竟然如此不给大长老面子。

按理说,寒家这些年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可寒松却一直都睁只眼闭只眼,并没有真的计较过。

可今天,寒松不仅和大长老针锋相对,更是亲自下令惩处寒诩。

要知道,寒诩的身份很特殊,虽说是寒家的内家子弟,却是大长老的关门弟子。

如今,寒诩被逐出寒门,在场的众人都意识到,寒家可能要变天了。

诸位,稍安勿躁,今天叫你们来还有第二件事。

闻言,众人重新正襟危坐,大气都不敢出,虽然寒松年纪不大,但寒振武却还活着。

他们就算不给这位家主面子,也不得不给寒振武面子。

见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寒松道:近些年,寒家风气日下,我难辞其咎,通过这次的事情,我更是体会到民心的重要,所以即刻起,寒家内部整顿,还希望各位长老多多理解啊。

寒松此刻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就和大长老一样,给老子滚蛋。

众长老面面相觑,久久无语,寒家对他们来说就是大树,只要在寒家立足,他们才能得到庇护,得到最好的资源。

况且,寒松的意思也很明显,这次的整顿全是针对长老一下的寒家子弟,并不会直接牵扯到长老们的利益。

想通这些,众长老中,终于有人表态道:誓死效忠寒松家主。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都纷纷表态,表示愿意追随寒松。

不过有给面子的,自然就有不给面子的。

当大多数长老都妥协后,大长老的死忠派终于坐不住了。

其实他们也想安身立命,明哲保身,可他们手底下的人,却许多把柄,如果真的查起来,他们很难不受到牵连。

五长老,七长老,你们有什么不同的见解吗?寒松冷着脸问道。

五长老和七长老相互对视一眼,交换了眼神后,纷纷起身离席。

剩下那些没有表忠心的长老见七长老和五长老要走,也都站起了身。

正当这些人要效仿大长老,离开议事堂时,寒松爆喝道:但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把我放在眼里了吗?

这声质问震得众人耳朵一阵生疼,五长老缓缓转身道:家主,有些事情最好不要做的太绝,大家非要撕破脸吗?

寒松站起身,语气冰冷道:五长老,我倒是想知道一下,什么事是我做绝了?

五长老被问的一愣,他没想到寒松今晚竟会如此咄咄逼人。

原本他还想着回去之后,再找大长老商量接下来的对策。

可现在他算看出来了,寒松根本就没有让他们活着离开的意思。

五长老怒道:寒松小子,我敬你是寒家家主,不想与你为难,不过你要是再继续胡闹,就别怪我替你爹教训你了。

寒松仰天大笑,紧接着开口道:真是好笑,现在想起自己是寒家长辈,想起自己是我父亲的兄弟了?当初你们狼狈为奸,坑害异己的时候,可想过自己是寒家的长老?
第719章 撕破脸
绝品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