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戒指(完)

看着裴景?脸上明晃晃的不高兴表情,慕恬洗完脸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裴总这么没自信吗?明明晚上来的时候根本就不讲理,把我翻来覆去折腾的时候也没看你怕我拒绝你啊。”

“你叫我裴总就让我挺没自信了。”裴景?满脸的不乐意,“你就这么不愿意叫我名字吗?或者叫老公也行。”

“这样不太好吧,我们很熟吗?”慕恬无辜地看着他,只是脖子又传来一阵刺痛,之前那个已经变得暗红的吻痕边上,又多了一个小伙伴。

裴景?的手顺着慕恬的睡袍领口摸了进去,暧昧地揉捏着,听到慕恬发出一声难耐的轻喘,才慢条斯理地把手抽出来:“我们的身体明明都很熟悉了。”

不要脸!

“但是其实我们真正认识才不到半年吧?晚上你除了上我还干过别的事吗?而在公司里,我和你说过的话还没和项目组那些人说多,而且最少有一半是你在用不同的表达方式训斥我,还有嫌我从工位到你的办公室走得太慢,做表格行间距太大,泡咖啡太淡唔”

裴景?恼怒地吻住了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强行让她没有办法再细数自己曾经做过的蠢事。

等裴景?把人放开的时候,慕恬的唇已经红得快要滴出血,他把慕恬环在怀里,眼里全是柔软的情意:“慕恬,我爱你。”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慕恬心脏剧烈跳动了两下,她踮起脚吻了吻裴景?的眼睛,笑道:“我也爱你。”

“但是在一起暂时不可能,什么时候你把这个东西解开,什么时候我再考虑这个事情。”慕恬晃了晃手腕,链子欢快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好不容易才能光明正大地腻在慕恬身边,裴景?把慕恬扣在屋里,换着花样吃了整整三天才餍足地放过慕恬,如果不是顾及到她肚子里还揣着个东西,裴景?还能玩出更多花样。

裴景?原来就很是喜欢在慕恬身上挂铃铛,而现在有了链子,每次慕恬手上的链子随着他的挺入而不停发出声响的时候,裴景?觉得比铃铛还要刺激,根本停不下来。

“所以三天了,你都不用去上班吗?”之前裴景?天天上班只知道工作,下班还加着班的样子仿佛是慕恬的幻觉,只能感慨着这个男人体力实在好得过分,她现在全身上下都已经没有一块能够见人的好肉了。

裴景?一脸吃饱喝足了的满意表情,从背后搂着慕恬,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她的肚子:“很久没去了,本来收购公司就是为了接近你,既然你都已经在我怀里了,上不上班对我来说不重要,你什么时候回去上班,我就什么时候回去。”

“我已经辞职了。”

“但是我没有签字。”裴景?并不理会她,顺势在慕恬背后亲了一口,“我还没有体验过霸道总裁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的日子,所以你不能走。”

慕恬发现裴景?人前装得一本正经,其实都是假的,之前骚扰她的那些消息根本就是发自内心地释放本性,实在是霸道又不讲理极了。

慕恬的肚子随着时间越来越大,等到七个月的时候,裴景?已经没办法从正面拥抱她了,这个无情的实事让裴景?非常嫌弃慕恬肚子里这个烦人的小东西,因为肚子太重,慕恬也很久没有和他进行稳定和谐的身体交流了。

之前裴景?给慕恬安排的那家医院,虽然医术极佳,但是慕恬在那里进去了就没出来,让裴景?很是抗拒再去那家医院,每次想到慕恬在他面前关上门,然后人都不见了,都让裴景?心有余悸。

最后还是选择了裴景?急着拉慕恬去流孩子随便找的那家私人医院,而医生还是之前的那个医生。医生对他们之前还喊着闹着要打胎,现在却拴在一起开开心心地来做产检非常淡定,一脸冷静地恭喜裴景?母子两状态都非常好,保持下去的话不会有任何问题。

随着慕恬肚子越来越大,裴景?就停掉了手里的工作,只要没事,基本就和长在慕恬身上一样,黏黏糊糊不愿意走,对自己种在慕恬肚子里的那个东西,也日渐嫌弃了。

“他为什么老是动?我抱着你睡他还踢我的手,是不是在针对我?”裴大总裁对于自家的球,嫌弃与日俱增,根本不讲道理。

“我和你第一次的时候,你还一点都不喜欢我,虽然你当时很爽,但是第二天就觉得我是变态,而且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在一起,他根本就不算我们爱的结晶。”

慕恬被他烦得只觉得裴景?之前那副高冷的样子仿佛全是她臆想踹的,一个吻堵住了他的唇。

“好了我们现在在一起了,闭嘴。”

一直跟在她身后絮絮叨叨的裴景?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眼睛微微瞪大了,缓缓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慕恬背着光站着,回过头看到裴景?脸上的笑意,那种被他美色所击中的晕眩感又来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裴景?高兴够了,低头拆着她手腕上的金属环,密码锁啪嗒一声被打开,金属环也被扔到了地上,露出被藏在中间的小圆环。

慕恬晕晕乎乎的看着他,下意识说道:“明天吧。”

裴景?把自己的金属环也拆了,两枚戒指静静躺在他手心,他执起慕恬的手,吻了吻她的指尖,把其中一枚套上了慕恬左手的无名指,另一枚放进了慕恬的掌心。

“亲爱的,换一个东西锁住我,好吗?”

完。

给力小说"xinwu799"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三十八章 戒指(完)
许一场流年花开慕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