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没有难度的反夜袭战

“你上次没见到他吗?”谢鹏问蔡然。

“没有,上回我主要是掩护钟师长和孔参谋长撤离,没有跟石础前辈打照面。要不我去南魔分部打听一下,那边我有几个熟人。”

事情要闹起来蔡然也脱不了关系,总会有人认出他的,为了自己他也得跑一趟,毕竟死的是东方望徒弟,占不占理都要去活动一下。

“待平定石埠郡你就去看看,防止有人偏听一面之词。这里交给你了,下面的人将战火引入城内,你出手不必客气。”谢鹏的意思是让蔡然下杀手。

原本对阵国内的军队不好往死里打,但丁馗最恨利用平民作掩护的战术。

今晚的夜袭战先不论哪一方获胜,在城内开打肯定会破坏民居,影响平民的生活,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起码不是丁馗一方所愿。

唰,谢鹏闪到城主府中堂,冲钟为和孔仁点点头:“首恶已诛,余者不足为惧,你们可以去收尾了。”

“多谢大师,麻烦参谋长照看一下,我去去就来。”钟为先对谢鹏行礼,然后拎起长剑直奔后院。

城主府后院是今晚的主战场,石埠郡地方军最精锐的五百人全躲在地道里,现在与步兵一团一营激战正酣。

莫俊和黑包吉从屋顶打到地面,从这间屋打到那间屋,已打坏好几间屋子,莫俊凭借经验渐渐取得优势,将黑包吉逼回大坑附近。

一营步兵也与敌人混战一团,精良的装备在这种环境下发挥出巨大优势,很多士兵与敌人互拼一招后能站稳,而敌人却倒下了。

石埠郡能拼凑起来的兵马有限,能打敢拼命的就更少,埋伏在后院的五百人可以说用上了最好的装备,可他们碰上的是武装到牙齿的护国红军。

要么打不破别人的盔甲,要么被人砍断手上的兵器,要么冷不丁飞来一箭,步兵团的人总能毫不费力地击败他们。

425排负责把守后门,大个子猫在简行空身后,口中嘟囔着:“排长啊,感觉我们像是望风的,同伴在里面杀人越货,我们却在这看后门,可我们才是要复仇的人呐。”

“闭嘴!你想违抗军令吗?师长大人的命令你也敢质疑?我们守在这是防止敌军派人来后门接应,没看防线是对外布置的吗?里面的事情有里面的部队负责,我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简行空心里亦烦躁,只得拿部下出气。

他们战败那晚见过黑包吉,偏偏刚才又听到黑包吉自报家门,有点血性的汉子都希望亲手打败仇人,不过军令难违,这一战注定要让给一团一营。

正门前的战斗已到尾声,强弩一团负责把守正门和门前街道,密集的箭雨能射爆主宰骑士,区区几十名低级骑士哪里抵挡得了,只剩少典业与奇钦还在打斗。

奇钦身为骑士公会的会长,实力和经验都在少典业之上,不过此时孤军作战,心中难免多有顾忌,相反少典业却越战越勇,一杆长枪舞得虎虎生风,压得奇钦的长剑守多于攻。

大街两头均有196师团的兵马埋伏,正好拦截住欲偷袭城主府的敌军,使得敌军无法靠近城主府。

军营附近也有敌人作乱,不过是些放火堵路的小队人马,步兵掩护弩兵推出来,一下就打跑了敌人。

牛二兵爬上营中旗楼,眺望城主府方向,“就这点儿人马?不知道我领兵去救援会不会挨骂。”他有心领兵出营,打着救援城主府的旗号去捞点战功。

只是在城中穿行的火龙都被挡住去路,196师团的人手过于充裕。

汤福和逢叙在一座城中最高的酒楼上,观望各路战场的情况。

“参谋长神算,知道敌军会发动夜袭。”汤福越看心越定,他的部下捷报频传。

“若雷就会轻易放弃太和城,那么之前便不会偷袭河畔大营,孔大人吃过一次亏肯定要防一手,不过我们高看了雷就,辛辛苦苦布置十个伏击圈,只有一半起作用。”逢叙嫌敌人太少。

“那也不少啦,一个郡守能拉扯出多少人马。”汤福比较容易满足。

“南丘郡呢?”

“诶,不能说那个,丁统帅乃当世奇才,小小一个巨羊城就能训练出几千可战之兵,特战团更是堪比顶尖精锐部队,但是王国有几个丁统帅那样的人?

朝廷管辖的地方,一个郡撑死了只能凑出一个师团。对了,另外几个伏击点撤了吧?我看可以调去包围魔法公会。”汤福看到有人溜去魔法公会那方向。

“大人三思。”逢叙劝道,“谢大师尚且没有打上魔法公会,我们就不要去凑热闹了,战功可以少点,麻烦千万不要多。以属下之见,多出来的部队可以搜捕全城,今夜之后不能再容敌军藏身于民居中。”

“有理!你去安排吧,我另外派人向钟大人汇报。”汤福对麻烦事敬而远之。

他的传令兵跑到城主府,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

谢鹏面前的茶还冒着热气,钟为便扛着长剑回到中堂。

“钟师长那么快就回来啦?血都没沾一滴。”谢鹏打趣道。

“呵呵,抢不过他们。莫俊那家伙看见我就疯了,生怕我抢走他的军功,赶紧使出搏命绝招,生吃对手一脚将其斩杀。我只是想报个仇而已,又不会少算他的功劳。”钟为一脸无奈。

他是特意去会会黑包吉的,战败那晚看见黑包吉杀了不少部下,一心要去为部下报仇。

莫俊可不是那么想的,原本可以慢慢磨死对手,忽然看到钟为的身影,以他与钟为多年的交情,立刻判断出钟为想抢他的对手,于是使出以伤换杀的绝招,将黑包吉拦腰劈成两段。

黑包吉一死,后院的敌军士气大泄,非逃即降,倒是后门外的四团二营捡了便宜,截杀了一部分逃跑的敌人。

孔仁埋怨道:“这件事我得说说,又不是当面叫阵,你是主将,怎能亲自出手?难不成下回轮到我杀阵杀敌?军令说得很清楚,一营一团负责后院,你倒好,临阵改变军令吗?”

“呵呵,钟师长和莫团长相识多年,这应该是他们的习惯吧。”丁馗不小心说漏嘴。

“让大师见笑,没想到主公连这些事也跟您说。参谋长说得对,我以后会注意的。”钟为没放在心上,顾着跟孔仁道歉。

在他们几个人的谈笑间,外面的战斗已平息,本来就不是实力相当的战斗,对手的主将还被丁馗秒杀,接下来的战斗没有多少对抗性。

今晚最辛苦的应该数莫俊和少典业,他们均面对实力相当的敌人,而且还特意要求部下不能插手,任由他们单挑。

老将莫俊是被自己人逼出绝招,原先汗都没出一滴,然而杀敌心切腹部中了一脚,起码要修养半个晚上。

小将少典业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到奇钦,算是上演了一出以弱胜强的好戏,只是换个环境他必败无疑,多少还是沾了部下的光。

钟为同意汤福的请求,命令196师团在城内进行拉网式搜查,务必找出所有藏身民间的敌人。

扰民之举迫不得已,有人容留地方军潜藏是对护国红军的不尊重,此风不可长,必须立即打压下去。

“石埠郡魔法公会的会长已死,接下来应该没有魔法师威胁你们,有蔡然在足以应付了,我不便久留军中,明天自会离去,你们不要声张。”丁馗要回去了。

他最初的用意是锻炼部队,因钟为战败放心不下才来看看,事有凑巧碰上石础,他没忍住一招击毙,若果继续逗留军中,那么后面的战斗将失去锻炼的意义,这个时候离开才能回归初衷。

谢大师的去留只能由他自己或丁馗做主,其他人无权过问,钟为和孔仁只有听的份。

“咦?这才几天功夫,你那么快回来干嘛?”敖羽睁开睡眼,发现踹醒他的是丁馗。

“睡得那么死,有人来杀你怎么办?”丁馗在敖羽房中换回自己的服饰。

“那是因为你没有激发我敌对的本能,换其他人早死了,你见过蝼蚁杀死巨龙吗?”青龙对危险的气息有反应,对亲近和信任的丁馗则没反应。

“哈哈哈,这么说,你的小命捏在我手里啊。”丁馗自觉得意。

“切!”敖羽十分不屑,“你若有敌意我便能感应,揍不死你。”

“我觉得封印你的魔法师故意在折磨我,每次我的实力得到提升时,你的实力也在提升,有心玩我嘛。”

丁馗发现敖羽能随着自己的实力增长而增长,敖羽现在已经无限逼近七级战力。

“不吹牛会死啊!堂堂一位法神,玩你?你还不配让别人知道你的名字!”敖羽更加不屑了,“你老老实实帮我解开封印,说不定那位尊上会问问是谁解开的。”

“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就这态度还指望我解封印,你怎么不上天!”丁馗马上翻脸,“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给我揍一顿出气,要么自己回老家去。”

(向一同游戏的朋友们问好,啥游戏就不做广告了,别忘了帮我宣传一下哦。)
第1285章 没有难度的反夜袭战
法武封圣